南伞秋赋

发布时间:2019-11-23 23:34:31 作者:李建军

  几场雨过后,天气开始转凉,南伞已然进入了暮秋。此时的南伞,季节与物候,如同王勃《滕王阁序》所言“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早晨,南伞成了雾的世界。南伞河畔,树影婆娑、芦蒿萋萋,薄雾轻轻漫过树梢,悠闲地停歇在桥边。寻常巷陌薄雾弥漫,像极了一个调皮的孩子,时而悄悄掠过人群,涂抹在视线的中央;时而漫过邻家门口,给庭院涂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仙猡阁观景台上,云蒸霞蔚,有如仙境蓬莱,美轮美奂。此时,举目远眺,南伞宛若一位身披白纱的公主,青山为颜、白雾为纱,端坐在青山绿水间,犹抱琵琶半遮面;又像一幅正在泼洒的丹青水墨画,给人似幻非幻、似境非境的神秘感。
  南伞秋天的美,在于山。南伞的山,神似北宋沈括笔下的雁荡山,形似甲天下的桂林。在南伞周边,散落着无数奇峰异岭,它们或首尾相连、形似龙蛇,或突兀自立、景奇峰秀,或奇洞异景、怪石嶙峋,给人以峻秀连绵、苍劲隽永之感。秋天里的南伞,千山披绿,漫山遍野绿波翠流,尤其是仙猡阁主峰,它坐落于县城北边,青山白塔、险峻突兀,常年白云缠绕、绿树成荫。白天,站在仙猡阁观景台上凭栏四望,一幅“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的城市美景就在眼前。夜晚,灯火璀璨、车流蜿蜒,青山环抱下的南伞别有一番风韵。说到山的美,要数刺树丫口高峰了,它的位置与仙猡阁主峰恰好相反,横卧于县城西边,峰峦逶迤。山之一偶,刺树丫口占尽天时地利,登临高峰鸟瞰南伞,可见云海茫茫、群峰悬浮、青山绵延,整个南伞与境外缅甸果敢老街尽收眼底。刺树丫口高峰是领略“一城两国、国门在城中、城中有界桩”的绝佳位置,被誉为“百里边关第一哨”。
  秋天南伞的美,在于水。南伞的河,没有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野,没有苏轼“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雄,南伞的河是温柔的。南伞河宛若一条温润柔美的玉带,静静地流淌在县城中间,常年清波凌冽、波澜不惊。沿河顺流而下,两岸青山隐隐,树影婆娑,各种景观精妙绝伦,尤其是“同心湖”和“上善湖”,宛若几颗绿宝石串连在河中间。白天静水青山,水光与山色、栈道与兰亭交相辉映。夜晚灯火阑珊,月光柳影、清风碧荷,美轮美奂。
  南伞的美,在于自然。南伞城依山而建,城市建筑与原生山貌和谐统一,新城为主体、老城和工业园区为两翼,形如一只正欲展翅高飞的鲲鹏。南伞河巧妙地把县城分割成两半,一半朝东,一半向西,阴阳相济。置身南伞,每一处景观、每一个角落,无论你站在哪个位置、从何种角度观赏,眼里都是一幅幅精妙绝伦的山水画。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街道两旁的灯台花竞相绽放,一朵朵、一簇簇、一树树,如满天星辰,让人目不暇接。
  南伞,是我工作的第二故乡,如今已步入中年的我,似也渐入暮秋。可这暮秋般的心境,是王勃“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感叹,是陆游“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感伤,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感怀?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岁月如斯,时序而已。

返回
2019年12月10日  第8480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南伞秋赋

时间:2019-11-23 23:34:31 作者:李建军 【字体:大 中 小】

  几场雨过后,天气开始转凉,南伞已然进入了暮秋。此时的南伞,季节与物候,如同王勃《滕王阁序》所言“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早晨,南伞成了雾的世界。南伞河畔,树影婆娑、芦蒿萋萋,薄雾轻轻漫过树梢,悠闲地停歇在桥边。寻常巷陌薄雾弥漫,像极了一个调皮的孩子,时而悄悄掠过人群,涂抹在视线的中央;时而漫过邻家门口,给庭院涂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仙猡阁观景台上,云蒸霞蔚,有如仙境蓬莱,美轮美奂。此时,举目远眺,南伞宛若一位身披白纱的公主,青山为颜、白雾为纱,端坐在青山绿水间,犹抱琵琶半遮面;又像一幅正在泼洒的丹青水墨画,给人似幻非幻、似境非境的神秘感。
  南伞秋天的美,在于山。南伞的山,神似北宋沈括笔下的雁荡山,形似甲天下的桂林。在南伞周边,散落着无数奇峰异岭,它们或首尾相连、形似龙蛇,或突兀自立、景奇峰秀,或奇洞异景、怪石嶙峋,给人以峻秀连绵、苍劲隽永之感。秋天里的南伞,千山披绿,漫山遍野绿波翠流,尤其是仙猡阁主峰,它坐落于县城北边,青山白塔、险峻突兀,常年白云缠绕、绿树成荫。白天,站在仙猡阁观景台上凭栏四望,一幅“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的城市美景就在眼前。夜晚,灯火璀璨、车流蜿蜒,青山环抱下的南伞别有一番风韵。说到山的美,要数刺树丫口高峰了,它的位置与仙猡阁主峰恰好相反,横卧于县城西边,峰峦逶迤。山之一偶,刺树丫口占尽天时地利,登临高峰鸟瞰南伞,可见云海茫茫、群峰悬浮、青山绵延,整个南伞与境外缅甸果敢老街尽收眼底。刺树丫口高峰是领略“一城两国、国门在城中、城中有界桩”的绝佳位置,被誉为“百里边关第一哨”。
  秋天南伞的美,在于水。南伞的河,没有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野,没有苏轼“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雄,南伞的河是温柔的。南伞河宛若一条温润柔美的玉带,静静地流淌在县城中间,常年清波凌冽、波澜不惊。沿河顺流而下,两岸青山隐隐,树影婆娑,各种景观精妙绝伦,尤其是“同心湖”和“上善湖”,宛若几颗绿宝石串连在河中间。白天静水青山,水光与山色、栈道与兰亭交相辉映。夜晚灯火阑珊,月光柳影、清风碧荷,美轮美奂。
  南伞的美,在于自然。南伞城依山而建,城市建筑与原生山貌和谐统一,新城为主体、老城和工业园区为两翼,形如一只正欲展翅高飞的鲲鹏。南伞河巧妙地把县城分割成两半,一半朝东,一半向西,阴阳相济。置身南伞,每一处景观、每一个角落,无论你站在哪个位置、从何种角度观赏,眼里都是一幅幅精妙绝伦的山水画。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街道两旁的灯台花竞相绽放,一朵朵、一簇簇、一树树,如满天星辰,让人目不暇接。
  南伞,是我工作的第二故乡,如今已步入中年的我,似也渐入暮秋。可这暮秋般的心境,是王勃“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感叹,是陆游“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感伤,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感怀?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岁月如斯,时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