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多的秋色

发布时间:2019-11-23 23:33:27 作者:杨国祥

  远天远地的嘎多月亮古寨,远到天之边,藏在小城勐董的东面、中缅边境线上大黑山和安东山后的旮旯里,自古偏僻闭塞、鲜为人知。近年来,由于这里自然生态优美、民俗风情浓郁,逐渐为人们所认识,被打造成了佤族民俗风情特色旅游村,并冠以月亮古寨这样很富有诗意的名字。嘎多由此声名鹊起。
  嘎多,在佤语里意思是住在山寨的人。因工作关系,我常到嘎多村去。嘎多是沧源单甲乡的一个行政村,离乡政府30多公里,离县城也只有30多公里。嘎多东邻安也村、南邻缅甸、西邻勐董镇帕良村、北邻单甲村,辖岛里、东丁、新寨3个自然村,通常人们所说的嘎多月亮古寨指的就是岛里自然村。
  据说,嘎多曾是内地经阿佤山通往缅甸等东南亚国家重要的茶马古道驿站之一,建村已有500多年历史,村内民房均为佤族传统特色民居,至今仍保留和传承着完整而古老的佤族民风民俗,拉木桥、跳新房、滴酒迎客、山神祭祀、打歌起舞等活动,民风淳朴、民俗浓厚。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阿佤人,依旧保留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闲慢生活。阿佤人在村子附近的河边开垦梯田,每天在田间耕作。逢年过节,寨子会组织文艺活动,让平日忙碌的村民尽情狂欢。春播时,你会看到人们在田间忙得不亦乐乎,一家或两三家人一起忙着耕田插秧,就连小孩子也在田间帮忙。山里的孩子懂事早,周末回家都帮着做农活,年龄虽然小,却是干活的好帮手。而到秋收,你又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她们用最原始的镰刀、篾笆、簸箕等工具收割稻谷,保留着最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
  也许,正因偏僻闭塞,嘎多才得以保留自然生态的优美和民俗文化的悠远古朴。这里因地处高山峡谷间,空气清鲜,特殊的地理环境让人感觉月色很美、月亮比别的地方大。那首名扬大江南北、被人们誉为东方小夜曲的阿佤情歌——《月亮升起来》就是在嘎多创作的,嘎多也由此才享有月亮古寨这诗意的名字。
  这次去嘎多,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泼洒在大地上。骑着摩托车,远处的山峦笼罩着一抹淡淡的烟雾,把外面的世界挡在视线外。目光尽头,山与天连在一起。天是蓝色的,蓝得像海水;云是白色的,白得像碧海蓝天里飘着的片片帆影。一路上风很柔,带着丝丝凉意;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野花的清香沁人肺腑,我贪婪地吸食着新鲜的空气。一条修建不久绕着山坡的土路,从县城通往嘎多。公路上铺满色彩斑斓的落叶,像一只只折了翅膀的蝴蝶,摩托车轮扎过,仿佛能感觉到秋的脉博。路两旁散布着一丛丛黄色的小花,像夜空里的星星。山上,树木茂密,树叶有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色彩丰富。体型稍大的杂草,如紫茎泽兰、芭茅等长得茂盛,只是草尖已泛黄;体型较小的禾草却已经枯萎。想必小草活得卑微,对季节最为敏感,秋风一起,就毫不留恋地凋零,等待来年的新生。
  公路翻过安东山和大黑山交汇处,顺山谷而下约五六千米,就到嘎多月亮古寨了。从未被雕琢的自然美景让人着迷,古朴的村落散发着神秘的气息,新鲜而美丽的景色牵引着我的脚,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独具特色的落地式、杆栏式民居点缀在绿水青山之间。寨内,混泥土与仿古石板相间的道路、文化图腾桩、观月台,还有统一使用“弯月牙”标志的房顶、传统装饰的门窗、木板墙,给村寨增添了许多佤文化元素。树围着房,房依着树;山即是寨,寨即是山。寨中有十几棵树龄300年以上的苍天大榕树,他们就像守护神一样,守护着一代又一代的嘎多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也许,只有这些苍天大树和那苍茫的大山,才能诠释嘎多月亮古寨的静谧和悠远。
  寨边流淌着一条小河,河水很浅,很清澈,水波不惊。水底的绿藻,绿得晃眼,几片枯叶漂浮在水面,就像儿时放过的纸船。河上游不远处是前些年才修建好的东丁水库,沿水库岸边行走,无风时,平静的水面光洁如境,蓝天、白云、青山倒影在清澈的水中,一阵清风吹来,吹皱一湾盈盈秋水,碧波青浪搅乱了天地交融的宁静。走着想着,脑海里兀自冒出“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句子,想接下一句,就是想不起。心里不免好笑,只怕搜肠刮肚,把在书上看到的那些诗词用完,也难以形容此时嘎多秋天的山水之美。
  水库下游,河两岸是连绵蜿蜒、一片片的稻田,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纵横交错的小路无限延伸,一条条灌溉渠像血管一样拥抱着稻田。几只白鹭和不知名的灰白色大鸟在稻田上空盘旋,时而冲向稻田,时而像箭一般射向蓝天。稻穗低下了头,像含羞待嫁的姑娘。微风轻拂,稻浪涌动,稻香扑鼻。谁说只有北国夏日的滚滚麦浪,才能让人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壮丽和美好,南国秋风中的层层稻浪金波,一样让人感觉到无限的瑰丽与甜美。
  站在寨子后山坡高处,可以看到国界外缅甸佤邦的房子和农田。嘎多与缅甸佤邦一丘一坡之隔,很多缅甸佤邦的小孩都这里的小学上学,村子附近的边界线上就耸立着“174号”界碑。寨子中鲜艳的五星红旗,是阿佤人爱党爱国的不变情怀,也是阿佤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永恒向往。
  太阳西斜,天色近晚,该返程了。真遗憾,我未能等到嘎多那轮硕大的月亮升起,但眼前的蓝天、白云、青山,以及迎面扑来、掠过脸颊的山风,已道尽嘎多月亮古寨秋色的妩媚。这般独具特色的景致,总会使人无限遐想、思绪纷飞,飞向岁月的深处,飞向思想的远方。

返回
2019年12月10日  第8480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嘎多的秋色

时间:2019-11-23 23:33:27 作者:杨国祥 【字体:大 中 小】

  远天远地的嘎多月亮古寨,远到天之边,藏在小城勐董的东面、中缅边境线上大黑山和安东山后的旮旯里,自古偏僻闭塞、鲜为人知。近年来,由于这里自然生态优美、民俗风情浓郁,逐渐为人们所认识,被打造成了佤族民俗风情特色旅游村,并冠以月亮古寨这样很富有诗意的名字。嘎多由此声名鹊起。
  嘎多,在佤语里意思是住在山寨的人。因工作关系,我常到嘎多村去。嘎多是沧源单甲乡的一个行政村,离乡政府30多公里,离县城也只有30多公里。嘎多东邻安也村、南邻缅甸、西邻勐董镇帕良村、北邻单甲村,辖岛里、东丁、新寨3个自然村,通常人们所说的嘎多月亮古寨指的就是岛里自然村。
  据说,嘎多曾是内地经阿佤山通往缅甸等东南亚国家重要的茶马古道驿站之一,建村已有500多年历史,村内民房均为佤族传统特色民居,至今仍保留和传承着完整而古老的佤族民风民俗,拉木桥、跳新房、滴酒迎客、山神祭祀、打歌起舞等活动,民风淳朴、民俗浓厚。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阿佤人,依旧保留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闲慢生活。阿佤人在村子附近的河边开垦梯田,每天在田间耕作。逢年过节,寨子会组织文艺活动,让平日忙碌的村民尽情狂欢。春播时,你会看到人们在田间忙得不亦乐乎,一家或两三家人一起忙着耕田插秧,就连小孩子也在田间帮忙。山里的孩子懂事早,周末回家都帮着做农活,年龄虽然小,却是干活的好帮手。而到秋收,你又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她们用最原始的镰刀、篾笆、簸箕等工具收割稻谷,保留着最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
  也许,正因偏僻闭塞,嘎多才得以保留自然生态的优美和民俗文化的悠远古朴。这里因地处高山峡谷间,空气清鲜,特殊的地理环境让人感觉月色很美、月亮比别的地方大。那首名扬大江南北、被人们誉为东方小夜曲的阿佤情歌——《月亮升起来》就是在嘎多创作的,嘎多也由此才享有月亮古寨这诗意的名字。
  这次去嘎多,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泼洒在大地上。骑着摩托车,远处的山峦笼罩着一抹淡淡的烟雾,把外面的世界挡在视线外。目光尽头,山与天连在一起。天是蓝色的,蓝得像海水;云是白色的,白得像碧海蓝天里飘着的片片帆影。一路上风很柔,带着丝丝凉意;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野花的清香沁人肺腑,我贪婪地吸食着新鲜的空气。一条修建不久绕着山坡的土路,从县城通往嘎多。公路上铺满色彩斑斓的落叶,像一只只折了翅膀的蝴蝶,摩托车轮扎过,仿佛能感觉到秋的脉博。路两旁散布着一丛丛黄色的小花,像夜空里的星星。山上,树木茂密,树叶有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色彩丰富。体型稍大的杂草,如紫茎泽兰、芭茅等长得茂盛,只是草尖已泛黄;体型较小的禾草却已经枯萎。想必小草活得卑微,对季节最为敏感,秋风一起,就毫不留恋地凋零,等待来年的新生。
  公路翻过安东山和大黑山交汇处,顺山谷而下约五六千米,就到嘎多月亮古寨了。从未被雕琢的自然美景让人着迷,古朴的村落散发着神秘的气息,新鲜而美丽的景色牵引着我的脚,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独具特色的落地式、杆栏式民居点缀在绿水青山之间。寨内,混泥土与仿古石板相间的道路、文化图腾桩、观月台,还有统一使用“弯月牙”标志的房顶、传统装饰的门窗、木板墙,给村寨增添了许多佤文化元素。树围着房,房依着树;山即是寨,寨即是山。寨中有十几棵树龄300年以上的苍天大榕树,他们就像守护神一样,守护着一代又一代的嘎多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也许,只有这些苍天大树和那苍茫的大山,才能诠释嘎多月亮古寨的静谧和悠远。
  寨边流淌着一条小河,河水很浅,很清澈,水波不惊。水底的绿藻,绿得晃眼,几片枯叶漂浮在水面,就像儿时放过的纸船。河上游不远处是前些年才修建好的东丁水库,沿水库岸边行走,无风时,平静的水面光洁如境,蓝天、白云、青山倒影在清澈的水中,一阵清风吹来,吹皱一湾盈盈秋水,碧波青浪搅乱了天地交融的宁静。走着想着,脑海里兀自冒出“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句子,想接下一句,就是想不起。心里不免好笑,只怕搜肠刮肚,把在书上看到的那些诗词用完,也难以形容此时嘎多秋天的山水之美。
  水库下游,河两岸是连绵蜿蜒、一片片的稻田,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纵横交错的小路无限延伸,一条条灌溉渠像血管一样拥抱着稻田。几只白鹭和不知名的灰白色大鸟在稻田上空盘旋,时而冲向稻田,时而像箭一般射向蓝天。稻穗低下了头,像含羞待嫁的姑娘。微风轻拂,稻浪涌动,稻香扑鼻。谁说只有北国夏日的滚滚麦浪,才能让人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壮丽和美好,南国秋风中的层层稻浪金波,一样让人感觉到无限的瑰丽与甜美。
  站在寨子后山坡高处,可以看到国界外缅甸佤邦的房子和农田。嘎多与缅甸佤邦一丘一坡之隔,很多缅甸佤邦的小孩都这里的小学上学,村子附近的边界线上就耸立着“174号”界碑。寨子中鲜艳的五星红旗,是阿佤人爱党爱国的不变情怀,也是阿佤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永恒向往。
  太阳西斜,天色近晚,该返程了。真遗憾,我未能等到嘎多那轮硕大的月亮升起,但眼前的蓝天、白云、青山,以及迎面扑来、掠过脸颊的山风,已道尽嘎多月亮古寨秋色的妩媚。这般独具特色的景致,总会使人无限遐想、思绪纷飞,飞向岁月的深处,飞向思想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