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电影

刊发时间:2019年09月01日 A3版  作者:汪翔

  露天电影曾经带给我多少美好的回忆。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心的笑脸,小贩摊前挤满嘴馋的小孩子,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电影,放映机前围着好奇的人,还有一到放戏曲片就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小男孩……
  小时候,我家大门前的禾场是晒稻谷的场子,也是村里放露天电影的主要场地。一块幕布,一束有魔力的光,一连串精彩的画面,深深吸引了男女老少的眼光。每当村里有电影时,大家奔走相告,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吃过晚饭,孩子们早早就把家里的椅子、板凳搬到禾场占位子。等到天黑下来,椅子、凳子上就坐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聊天的,有摇着蒲扇赶蚊子的,有呼儿唤女的,有小摊贩趁机推销冰棒、瓜子、糖果。最热闹的还是孩子,吃着烤红薯、炒豌豆、炒黄豆、麻花、爆米花,有的打打闹闹,有的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有的玩捉迷藏的游戏,有的在稻草垛上竖蜻蜓翻筋斗,有的去禾场外围捉萤火虫。等到放映机将一束光投到幕布上,电影的声音随之响起,大家才能安静下来,一个个专注于电影,有时寂静无声,有时哄堂大笑,有时毛骨悚然,有时顿足叹息,有时泪流满面,有些孩子则在椅子上进入了梦乡。一两个小时后,随着银幕上出现“完”“剧终”“再见”等字幕,人们意犹未尽地收拾东西,三三两两结伴回家……夜幕下,交织着手电筒的光,欢笑声、斥责声、叹息声、自行车铃声、少年的歌声……混成一片,人们交谈着剧情,沉浸在电影的乐趣中。一场露天电影给人们带来的喜悦,总是要持续好长时间。看完电影的第二天,小伙伴们会聚在一起讨论电影情节,有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比划着电影里的动作,有的模仿电影里好人坏人的声音,都表演得惟妙惟肖。
  记忆中我第一次看电影大约只有六七岁,村里提前几天通知说要放电影《红楼梦》,大人互相传说,那是世上最好看的电影,我盼望至极,想早点看到这世上最好看的电影。那天傍晚,禾场就坐满了等候的人,我也早早随小姨妈和姐姐去等候。等候的时光总是显得很漫长,我傻乎乎地听大人聊天,啥都没听懂,一直等到半夜,电影终于从横石电影院调来了,一共放两场,先放《大闹天宫》,是动画片,里面的镜头太好看了,每一个动画都让我兴奋不已,可以说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看这场电影。接着放《红楼梦》,里面都是唱戏,我一点都不喜欢,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梦乡,醒来时已经在床上了。第二天听小姨妈和姐姐聊电影情节,说《红楼梦》太好看了,而《大闹天宫》一点都不好看,我很纳闷,明明是《大闹天宫》最好看,为什么她们却说《红楼梦》好看?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原来孩子最喜欢的是动画片。
  这次看《大闹天宫》印象太深,有好多天我都沉浸在电影镜头里。从此以后,只要打听到邻村放电影,我一定求姐姐带我去,我想再看一遍《大闹天宫》。后来与四大名著结下不解之缘,甚至于爱上读书写作,估计都与童年这场电影有很大关系。
  读四年级时,第一次看到《西游记》连环画,才知道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原来是这里的人物,于是深深喜欢上了《西游记》,中学时代,我将四大名著看了多次,我欣赏英雄战将冲锋陷阵,领略三国大战风云变幻,佩服梁山豪杰快意恩仇,神往神话人物腾云驾雾,感知贾荣二府没落根源。尽管当时对深奥的历史问题似懂非懂,但对文学名著却产生了浓厚兴趣,使我一生受益匪浅。20多年前,我家购买了影碟机,我第一时间去买了张《大闹天宫》的光盘,重温童年最爱的影片,蓦然发现,这些动画原来一直刻在我脑海里,看到上一个镜头,我就知道下一个镜头,细节完全一致。
  那时老是追赶电影,从来不计较距离远近,几里、十几里外也要跑去看。无论刮风下雨,都阻挡不了看电影的脚步。记得有一次去看电影,雨下得特别大,雨水落到地上溅起很大的水泡,我们还是在雨水中观看电影,没有一个打退堂鼓。冬天看电影,很冷,很多时候手脚都冻麻木了,也舍不得回家,边跺脚边搓耳朵。
  现在想来,那时的国产电影都是集中了当时国内优秀的编剧、导演、演员等拍摄制作的,几乎每部都是经典,影片中的人物栩栩如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影片以革命战斗故事片居多,如《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平原游击队》《上甘岭》《南征北战》《延河战火》《智取威虎山》《洪湖赤卫队》《渡江侦察记》《奇袭》等,敌特片有《羊城暗哨》《国庆十点钟》《古刹钟声》《英雄虎胆》等,戏曲片有《十五贯》《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追鱼》等,国外影片有《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列宁在1918》《大篷车》等。每一个形象,每一句台词,每一首插曲都久久地沉淀在几代人的记忆中,历久弥新,让人深受感染。
  露天电影早已淡出了历史舞台。但在我内心深处,空旷的麦场,占位的小凳,白色的银幕,黑压压的人群,总有着乡愁般的怀念,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消失。

返回
2020年07月11日  第840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露天电影

刊发时间:2019年09月01日 A3版  作者:汪翔 【字体:大 中 小】

  露天电影曾经带给我多少美好的回忆。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心的笑脸,小贩摊前挤满嘴馋的小孩子,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电影,放映机前围着好奇的人,还有一到放戏曲片就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小男孩……
  小时候,我家大门前的禾场是晒稻谷的场子,也是村里放露天电影的主要场地。一块幕布,一束有魔力的光,一连串精彩的画面,深深吸引了男女老少的眼光。每当村里有电影时,大家奔走相告,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吃过晚饭,孩子们早早就把家里的椅子、板凳搬到禾场占位子。等到天黑下来,椅子、凳子上就坐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聊天的,有摇着蒲扇赶蚊子的,有呼儿唤女的,有小摊贩趁机推销冰棒、瓜子、糖果。最热闹的还是孩子,吃着烤红薯、炒豌豆、炒黄豆、麻花、爆米花,有的打打闹闹,有的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有的玩捉迷藏的游戏,有的在稻草垛上竖蜻蜓翻筋斗,有的去禾场外围捉萤火虫。等到放映机将一束光投到幕布上,电影的声音随之响起,大家才能安静下来,一个个专注于电影,有时寂静无声,有时哄堂大笑,有时毛骨悚然,有时顿足叹息,有时泪流满面,有些孩子则在椅子上进入了梦乡。一两个小时后,随着银幕上出现“完”“剧终”“再见”等字幕,人们意犹未尽地收拾东西,三三两两结伴回家……夜幕下,交织着手电筒的光,欢笑声、斥责声、叹息声、自行车铃声、少年的歌声……混成一片,人们交谈着剧情,沉浸在电影的乐趣中。一场露天电影给人们带来的喜悦,总是要持续好长时间。看完电影的第二天,小伙伴们会聚在一起讨论电影情节,有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比划着电影里的动作,有的模仿电影里好人坏人的声音,都表演得惟妙惟肖。
  记忆中我第一次看电影大约只有六七岁,村里提前几天通知说要放电影《红楼梦》,大人互相传说,那是世上最好看的电影,我盼望至极,想早点看到这世上最好看的电影。那天傍晚,禾场就坐满了等候的人,我也早早随小姨妈和姐姐去等候。等候的时光总是显得很漫长,我傻乎乎地听大人聊天,啥都没听懂,一直等到半夜,电影终于从横石电影院调来了,一共放两场,先放《大闹天宫》,是动画片,里面的镜头太好看了,每一个动画都让我兴奋不已,可以说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看这场电影。接着放《红楼梦》,里面都是唱戏,我一点都不喜欢,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梦乡,醒来时已经在床上了。第二天听小姨妈和姐姐聊电影情节,说《红楼梦》太好看了,而《大闹天宫》一点都不好看,我很纳闷,明明是《大闹天宫》最好看,为什么她们却说《红楼梦》好看?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原来孩子最喜欢的是动画片。
  这次看《大闹天宫》印象太深,有好多天我都沉浸在电影镜头里。从此以后,只要打听到邻村放电影,我一定求姐姐带我去,我想再看一遍《大闹天宫》。后来与四大名著结下不解之缘,甚至于爱上读书写作,估计都与童年这场电影有很大关系。
  读四年级时,第一次看到《西游记》连环画,才知道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原来是这里的人物,于是深深喜欢上了《西游记》,中学时代,我将四大名著看了多次,我欣赏英雄战将冲锋陷阵,领略三国大战风云变幻,佩服梁山豪杰快意恩仇,神往神话人物腾云驾雾,感知贾荣二府没落根源。尽管当时对深奥的历史问题似懂非懂,但对文学名著却产生了浓厚兴趣,使我一生受益匪浅。20多年前,我家购买了影碟机,我第一时间去买了张《大闹天宫》的光盘,重温童年最爱的影片,蓦然发现,这些动画原来一直刻在我脑海里,看到上一个镜头,我就知道下一个镜头,细节完全一致。
  那时老是追赶电影,从来不计较距离远近,几里、十几里外也要跑去看。无论刮风下雨,都阻挡不了看电影的脚步。记得有一次去看电影,雨下得特别大,雨水落到地上溅起很大的水泡,我们还是在雨水中观看电影,没有一个打退堂鼓。冬天看电影,很冷,很多时候手脚都冻麻木了,也舍不得回家,边跺脚边搓耳朵。
  现在想来,那时的国产电影都是集中了当时国内优秀的编剧、导演、演员等拍摄制作的,几乎每部都是经典,影片中的人物栩栩如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影片以革命战斗故事片居多,如《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平原游击队》《上甘岭》《南征北战》《延河战火》《智取威虎山》《洪湖赤卫队》《渡江侦察记》《奇袭》等,敌特片有《羊城暗哨》《国庆十点钟》《古刹钟声》《英雄虎胆》等,戏曲片有《十五贯》《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追鱼》等,国外影片有《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列宁在1918》《大篷车》等。每一个形象,每一句台词,每一首插曲都久久地沉淀在几代人的记忆中,历久弥新,让人深受感染。
  露天电影早已淡出了历史舞台。但在我内心深处,空旷的麦场,占位的小凳,白色的银幕,黑压压的人群,总有着乡愁般的怀念,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