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那个渡口

发布时间:2019-08-04 01:03:58 作者:杨茂芳

复件-20190730162138nkpyt8.jpg

  渡口是村民走亲访友、下田干活、求学谋职、商品贩卖的必经之地,渡口是游子离家出走后,乡愁难舍、魂牵梦萦的港湾。渡口见证着老家的荣辱兴衰,渡口记录着老家的悲欢离合,渡口诉说着老家的酸甜苦辣。
  老家的渡口,起始于何年何月,有谁率先开辟摆渡已无法考证。最早有证可查的是民国《顺宁志初稿》卷九,“卷九”说:十甲渡,在城东北200里之十甲村黑惠江上,为犀牛镇与公郎往来之便渡。后来的《凤庆县志》第九篇又载文说:十甲渡,位于新华十甲村黑惠江上,为犀牛、砚田、凤云通往南涧要津,以竹为筏。
  在我童年时代的记忆里,老家的渡口有3个,一个是回龙山渡口,一个是中沙坝渡口,一个是孔雀村渡口。回龙山渡口便是史书记载的十甲渡,因为那是北出巍山、东进南涧、西连凤庆的要塞。至于中沙坝渡口,因为欢快优雅的黑惠江水来到回龙山渡口时,被一只肥胖的“白天鹅”拦住了去路,黑惠江水不得不依依不舍,兵分两路,悄悄从“白天鹅”左右两翼,劈路前行,然后又在距鹅首约一公里处的鹅尾西南方握手言和。因此,就有了两百多亩面积的中沙坝,就有了肥沃的农田农地,就有了到中沙坝耕田种地的渡口。再说孔雀村渡口,就在中沙坝“鹅尾”前不远处,是枯水季节江里江外走亲访友的捷径。水发河涨时,是不能划筏摆渡的。之所以把这些渡口统称老家渡口,在于他们连在一起。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渡口打发的。长辈们总是唠叨旧中国时代十甲渡的故事,说某某大伯披星戴月忙碌了一个月,剥得60公斤芒子草,背到蒙化城(今巍山县)卖,买得15公斤脚盐,来回6天,为了节省过筏费,在回龙山渡口上游浅水区淌水过江,不料不慎滑到,小木甄大的一坨脚盐遇水溶化,哭得死去活来,那可是8口之家一年的食盐啊!
  1986年的春末夏初,是我人生历程的一大转折。那时候,离十甲渡口约5公里的下游,已经有了铁索桥,取名“跃进桥”,俗称“漾江大桥”。之所以取名“跃进桥”,是当时的新华彝族苗族乡叫“跃进公社”,俗称漾江大桥则是这座桥由云南省漾江林业局投资承建。“跃进桥”连接着凤庆、南涧、巍山3个县,于1970年冬破土动工,1971年2月竣工,总投资76万元,桥长60米,宽3米,高10米,可承载10吨,实际准载8吨。大桥主要用于运输漾江林业局一林场在新华乡境内的伐木。
  我是搭乘运木料货车到南涧县回龙山(碧溪乡)的,半蹲半坐在装满木料的货厢。25公里土路,慢条斯理,颠来簸去,木料货车呻吟着震耳欲聋的负重前行曲,时不时头顶和左右两侧有树枝拍打牵挂。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终于灰头土脸的到达回龙山。因为是第一次上昆明,不敢独自行动,便夜宿“王玉店”。改革开放初期的山乡,没有什么豪华旅店,就那么用木板围栅起来、披着牛毛毡屋顶、铺排着4张简易木架床的工棚小店。店主人王玉点着小马灯,门口就地蜷缩而睡,守护我的人身安全。第二天搭乘下关到凤庆班车,到凤庆城集合。第三天,和去省委党校学习的宣传部杨明义老师、县委党校张少怀老师等一同乘坐凤庆到昆明的班车前往昆明,天麻麻亮,班车就从凤庆车站启程,直到傍晚7时车才抵达祥云清华洞。第四天到昆明西站,比头一天早不了多少时间。
  两个月后,学习结束,花15.6元车费返程,在回龙山下车步行4个小时到老家渡口。村民们一个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在中沙坝做田栽秧。我先由分往南涧孔雀村的岔江淌水到中沙坝,再和下田忙栽忙插的村民从中沙坝渡口过筏回来。时任村文书的我,算是开启了新闻写作之门。
  如今的渡口早已一片汪洋,国家建设小湾电站,这里10年前就已经变成“百里长湖”,我们已搬迁到耿马孟定。码头取代渡口,轮船取代竹筏。来来往往的船只,裹挟着江风,裹挟着文明,给留居渡口的村民带来幸福。春节、火把节、木棉花节,门球赛、垂钓赛、琴棋书画赛,新华乡政府在这里着力打造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张牌”。
  春节回老家看望岳母,真是让我傻了眼:白天,拖渡大小车辆的轮船,轰鸣着汽笛进进出出,热闹非凡。晚上,大酒店灯光、KTV灯光、太阳能路灯灯光,一束束在江中点燃,红的、黄的,蓝的、绿的,泾渭分明。波光跃动,满湖五彩缤纷。
  “打歌要打这几转,日子要过这几年。”亲切悦耳的彝家山歌又在火把节活动广场响起,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老家的渡口早已丑小鸭变白天鹅,相信会越变越美。

返回
2019年09月22日  第837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老家那个渡口

时间:2019-08-04 01:03:58 作者:杨茂芳 【字体:大 中 小】

复件-20190730162138nkpyt8.jpg

  渡口是村民走亲访友、下田干活、求学谋职、商品贩卖的必经之地,渡口是游子离家出走后,乡愁难舍、魂牵梦萦的港湾。渡口见证着老家的荣辱兴衰,渡口记录着老家的悲欢离合,渡口诉说着老家的酸甜苦辣。
  老家的渡口,起始于何年何月,有谁率先开辟摆渡已无法考证。最早有证可查的是民国《顺宁志初稿》卷九,“卷九”说:十甲渡,在城东北200里之十甲村黑惠江上,为犀牛镇与公郎往来之便渡。后来的《凤庆县志》第九篇又载文说:十甲渡,位于新华十甲村黑惠江上,为犀牛、砚田、凤云通往南涧要津,以竹为筏。
  在我童年时代的记忆里,老家的渡口有3个,一个是回龙山渡口,一个是中沙坝渡口,一个是孔雀村渡口。回龙山渡口便是史书记载的十甲渡,因为那是北出巍山、东进南涧、西连凤庆的要塞。至于中沙坝渡口,因为欢快优雅的黑惠江水来到回龙山渡口时,被一只肥胖的“白天鹅”拦住了去路,黑惠江水不得不依依不舍,兵分两路,悄悄从“白天鹅”左右两翼,劈路前行,然后又在距鹅首约一公里处的鹅尾西南方握手言和。因此,就有了两百多亩面积的中沙坝,就有了肥沃的农田农地,就有了到中沙坝耕田种地的渡口。再说孔雀村渡口,就在中沙坝“鹅尾”前不远处,是枯水季节江里江外走亲访友的捷径。水发河涨时,是不能划筏摆渡的。之所以把这些渡口统称老家渡口,在于他们连在一起。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渡口打发的。长辈们总是唠叨旧中国时代十甲渡的故事,说某某大伯披星戴月忙碌了一个月,剥得60公斤芒子草,背到蒙化城(今巍山县)卖,买得15公斤脚盐,来回6天,为了节省过筏费,在回龙山渡口上游浅水区淌水过江,不料不慎滑到,小木甄大的一坨脚盐遇水溶化,哭得死去活来,那可是8口之家一年的食盐啊!
  1986年的春末夏初,是我人生历程的一大转折。那时候,离十甲渡口约5公里的下游,已经有了铁索桥,取名“跃进桥”,俗称“漾江大桥”。之所以取名“跃进桥”,是当时的新华彝族苗族乡叫“跃进公社”,俗称漾江大桥则是这座桥由云南省漾江林业局投资承建。“跃进桥”连接着凤庆、南涧、巍山3个县,于1970年冬破土动工,1971年2月竣工,总投资76万元,桥长60米,宽3米,高10米,可承载10吨,实际准载8吨。大桥主要用于运输漾江林业局一林场在新华乡境内的伐木。
  我是搭乘运木料货车到南涧县回龙山(碧溪乡)的,半蹲半坐在装满木料的货厢。25公里土路,慢条斯理,颠来簸去,木料货车呻吟着震耳欲聋的负重前行曲,时不时头顶和左右两侧有树枝拍打牵挂。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终于灰头土脸的到达回龙山。因为是第一次上昆明,不敢独自行动,便夜宿“王玉店”。改革开放初期的山乡,没有什么豪华旅店,就那么用木板围栅起来、披着牛毛毡屋顶、铺排着4张简易木架床的工棚小店。店主人王玉点着小马灯,门口就地蜷缩而睡,守护我的人身安全。第二天搭乘下关到凤庆班车,到凤庆城集合。第三天,和去省委党校学习的宣传部杨明义老师、县委党校张少怀老师等一同乘坐凤庆到昆明的班车前往昆明,天麻麻亮,班车就从凤庆车站启程,直到傍晚7时车才抵达祥云清华洞。第四天到昆明西站,比头一天早不了多少时间。
  两个月后,学习结束,花15.6元车费返程,在回龙山下车步行4个小时到老家渡口。村民们一个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在中沙坝做田栽秧。我先由分往南涧孔雀村的岔江淌水到中沙坝,再和下田忙栽忙插的村民从中沙坝渡口过筏回来。时任村文书的我,算是开启了新闻写作之门。
  如今的渡口早已一片汪洋,国家建设小湾电站,这里10年前就已经变成“百里长湖”,我们已搬迁到耿马孟定。码头取代渡口,轮船取代竹筏。来来往往的船只,裹挟着江风,裹挟着文明,给留居渡口的村民带来幸福。春节、火把节、木棉花节,门球赛、垂钓赛、琴棋书画赛,新华乡政府在这里着力打造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张牌”。
  春节回老家看望岳母,真是让我傻了眼:白天,拖渡大小车辆的轮船,轰鸣着汽笛进进出出,热闹非凡。晚上,大酒店灯光、KTV灯光、太阳能路灯灯光,一束束在江中点燃,红的、黄的,蓝的、绿的,泾渭分明。波光跃动,满湖五彩缤纷。
  “打歌要打这几转,日子要过这几年。”亲切悦耳的彝家山歌又在火把节活动广场响起,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老家的渡口早已丑小鸭变白天鹅,相信会越变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