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掂量小寨的小

刊发时间:2019年07月21日 A3版  作者:李有旺

复件-20190718110746z59caz.jpg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山乡村庄,普通如这个村庄的名字和村民。村庄的名字很是随意和直观,就叫小寨。村民们一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和庄稼无休无止打交道,直到近年才有部分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最先定居在这里的张姓同族起房盖屋安家落户,小寨在后来的日子敞开怀抱,有了张、赵、李、严、尤、字、曹、鲁八个姓氏的住户,至今已有八十七户三百四十人,倒三角的村庄格局依然左右不过里、上下不超三百米。从近在咫尺的对门山望过来,小寨不盈一握,房屋虽布局于狭小的空间里,但由于地处坡带,却也错落有致。如今的小寨,和村庄一样古老的核桃树,在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托举着蓝天;幢幢美观大方的新房拔地而起,无声展现着生活的幸福和美好。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枚馨香的核桃。小寨的海拔气候适宜核桃生长,历经先前的零星种植和后来的规模化发展,核桃已近三百亩,户均达到三亩多。核桃树掩映着村庄,严实地覆盖着山地田野。核桃价格好的时候,为数不多的核桃树的产出,足够一个家庭维持一年的基本开销。后来核桃树多了,核桃的价格却走了下坡路,一年所得甚至不及一头猪的价钱。小寨村民们说到核桃的价格就摇头兴叹,却也不过多纠结,相反还显得有些豁达地说,卖不了顶多用来榨油,送亲朋好友或留下来吃。说归说,核桃产出越来越多后,留足榨油、送人或自已消费后,即便是白菜价也得换成现钱填补家庭开支。家里来了客人,小寨人通常会拿出核桃待客,还不忘调侃,我们除了核桃就只有核桃了。客人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想吃核桃就带着去,想吃核桃就来我家。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架古老的织机。小寨八十七户居民中,有彝族支系俐侎人七十六户。俐侎人保留着活化石般的民风民俗,尤其是俐侎妇女迄今仍沿袭的纯手工染布、织布技艺。俐侎妇女一辈辈耳濡目染,用自己的一双巧手,把白线染黑,就着木制织机把线纺成布匹,再染色定色后,一比一画一剪一裁一针一线把布匹缝织成一家老小身上的穿戴。农闲时节,常常会看到三五成群的俐侎妇女手脚不停地纺线、织布场景,咿呀转动的织机传唱着古老的歌谣,一片片黑色的布匹在针线的飞舞中渐渐成为令人赞叹的物品。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颗饱满的粮食。以农为生的小寨人,大多数一年起码有半数以上时间和土地打交道,不违时节地让庄稼在土地里走完种、管、收的历程。和土地最近和庄稼最亲的小寨人,舍不得让一寸一分的土地荒废着。除了上学、外出务工的外,家里只要还有使得上力气的人,都会把气力使到土地上。大春收了种小春,小春收了谋大春。颗粒归仓后的喜悦,荡尽所有的艰辛和汗水,小寨人的心里最踏实。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罐飘香的茶汤。很多识茶、用茶、种茶的故事,从遥远的时光隧道流淌到今天的小寨。小寨的山地及菜院子里,有很多古茶树和新茶树。一芽二叶的产出,一直有力支撑着小寨人的家庭经济生活。小寨人爱喝茶,一天劳作归来,都要泡一壶来消除劳累和抚慰口舌。茶汤带来夜晚的好梦,也让小寨人在茶香中迎接崭新的生活。小寨人爱喝烤罐茶,把适量的茶叶放进百年火塘烤热的茶罐中,就着炭火的温度上下抖动茶罐,直到所有的茶叶烤匀,再往茶罐中注入开水,袅袅的茶香就瞬间升腾了起来。三五喝茶人围茶夜话,话头子也随着茶香升腾起来。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口深情的古井。逐水而居的张姓建寨人,在寨中掘出哺育小寨人生命的井水,小寨的历史有多长,古井就盛满清水存在了多久。在没有自来水之前,家和古井之间的距离是每天每户频繁往来的线路。取回古井水,每家每户的炊烟才袅袅升起,锅碗瓢盆的交响乐章才响起。那口古井呈四方形,长宽如席子大小,井边四周青苔斑驳,井水四时常满、清澈见底、甘甜冷冽。如今的小寨,家家户户接通了自来水。在日子越过越好的今天,村民们忘不了那口不算太大的古井,出义务自发作了修缮。他们说,修缮古井之举,是为了永远铭记。

返回
2020年02月23日  第8359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用心掂量小寨的小

刊发时间:2019年07月21日 A3版  作者:李有旺 【字体:大 中 小】

复件-20190718110746z59caz.jpg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山乡村庄,普通如这个村庄的名字和村民。村庄的名字很是随意和直观,就叫小寨。村民们一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和庄稼无休无止打交道,直到近年才有部分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最先定居在这里的张姓同族起房盖屋安家落户,小寨在后来的日子敞开怀抱,有了张、赵、李、严、尤、字、曹、鲁八个姓氏的住户,至今已有八十七户三百四十人,倒三角的村庄格局依然左右不过里、上下不超三百米。从近在咫尺的对门山望过来,小寨不盈一握,房屋虽布局于狭小的空间里,但由于地处坡带,却也错落有致。如今的小寨,和村庄一样古老的核桃树,在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托举着蓝天;幢幢美观大方的新房拔地而起,无声展现着生活的幸福和美好。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枚馨香的核桃。小寨的海拔气候适宜核桃生长,历经先前的零星种植和后来的规模化发展,核桃已近三百亩,户均达到三亩多。核桃树掩映着村庄,严实地覆盖着山地田野。核桃价格好的时候,为数不多的核桃树的产出,足够一个家庭维持一年的基本开销。后来核桃树多了,核桃的价格却走了下坡路,一年所得甚至不及一头猪的价钱。小寨村民们说到核桃的价格就摇头兴叹,却也不过多纠结,相反还显得有些豁达地说,卖不了顶多用来榨油,送亲朋好友或留下来吃。说归说,核桃产出越来越多后,留足榨油、送人或自已消费后,即便是白菜价也得换成现钱填补家庭开支。家里来了客人,小寨人通常会拿出核桃待客,还不忘调侃,我们除了核桃就只有核桃了。客人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想吃核桃就带着去,想吃核桃就来我家。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架古老的织机。小寨八十七户居民中,有彝族支系俐侎人七十六户。俐侎人保留着活化石般的民风民俗,尤其是俐侎妇女迄今仍沿袭的纯手工染布、织布技艺。俐侎妇女一辈辈耳濡目染,用自己的一双巧手,把白线染黑,就着木制织机把线纺成布匹,再染色定色后,一比一画一剪一裁一针一线把布匹缝织成一家老小身上的穿戴。农闲时节,常常会看到三五成群的俐侎妇女手脚不停地纺线、织布场景,咿呀转动的织机传唱着古老的歌谣,一片片黑色的布匹在针线的飞舞中渐渐成为令人赞叹的物品。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颗饱满的粮食。以农为生的小寨人,大多数一年起码有半数以上时间和土地打交道,不违时节地让庄稼在土地里走完种、管、收的历程。和土地最近和庄稼最亲的小寨人,舍不得让一寸一分的土地荒废着。除了上学、外出务工的外,家里只要还有使得上力气的人,都会把气力使到土地上。大春收了种小春,小春收了谋大春。颗粒归仓后的喜悦,荡尽所有的艰辛和汗水,小寨人的心里最踏实。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罐飘香的茶汤。很多识茶、用茶、种茶的故事,从遥远的时光隧道流淌到今天的小寨。小寨的山地及菜院子里,有很多古茶树和新茶树。一芽二叶的产出,一直有力支撑着小寨人的家庭经济生活。小寨人爱喝茶,一天劳作归来,都要泡一壶来消除劳累和抚慰口舌。茶汤带来夜晚的好梦,也让小寨人在茶香中迎接崭新的生活。小寨人爱喝烤罐茶,把适量的茶叶放进百年火塘烤热的茶罐中,就着炭火的温度上下抖动茶罐,直到所有的茶叶烤匀,再往茶罐中注入开水,袅袅的茶香就瞬间升腾了起来。三五喝茶人围茶夜话,话头子也随着茶香升腾起来。
  小寨的小,让人想到一口深情的古井。逐水而居的张姓建寨人,在寨中掘出哺育小寨人生命的井水,小寨的历史有多长,古井就盛满清水存在了多久。在没有自来水之前,家和古井之间的距离是每天每户频繁往来的线路。取回古井水,每家每户的炊烟才袅袅升起,锅碗瓢盆的交响乐章才响起。那口古井呈四方形,长宽如席子大小,井边四周青苔斑驳,井水四时常满、清澈见底、甘甜冷冽。如今的小寨,家家户户接通了自来水。在日子越过越好的今天,村民们忘不了那口不算太大的古井,出义务自发作了修缮。他们说,修缮古井之举,是为了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