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农耕调

刊发时间:2019年07月21日 A3版  作者:庄文勤

  芒种的脚步像一个匆匆的过客踏上滇西的田野,左手还握着麦香,右手已激荡着父亲播种的欲望。当清晨的鸟鸣唤醒村庄,父亲赶着耕牛将太阳驮上了山岗。
  那是一个澜沧江大峡谷向阳的山岗,在这荒凉的山坡上,祖先用开挖出的石头就地垒成石埂,开掘出石缝草皮中的泥土和风化的红碎石,一层一层开垦上去,筑成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从山脚到山巅,数百级梯田依山形地势盘绕,层层叠叠,直伸云天。
  地已经深翻过一次,所有的杂草被捡拾到地中央,被烈火焚烧得灰飞烟灭。积了一冬的农家肥,此刻,正安详地躺在平整的土地上,诠释着“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的农谚。
  牛在父亲的吆喝声中站在地头的起跑线上,蠕动的嘴唇反刍着躬耕岁月的艰难。擦得锃亮的牛弯弓(方言,指“牛轭”)架上牛背,闪亮的铧犁在牛尾巴下面深入大地的脉络,描绘“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的诗情和画意。
  我就跟在父亲的身后,背一个背箩,抓一把金黄的玉米,沿着散发着泥土芳香的犁沟,按照一尺的株距,将一粒或者两粒种子点播成全家人的希望。这是个周而复始而又必须步调一致的动作,脚快手慢点播出的是草盛苗稀的无奈,脚慢手快点播出的是铺张浪费的过错。父亲说,播种的态度决定着收成,否则,在别人收获的日子,你就会欠收。
  滇西的阳光很热烈,父亲背脊上的汗渍,在发白的上衣上速写成一幅山水,在季节的背影中深深嵌入我的记忆,成为我日后走出农门的考场作文中最顺畅的挥笔。
  儿时,我讨厌刚刚翻过的泥土,那股夹杂着蟋蟀、蚯蚓的腥味,常让我头晕目眩;那股夹杂着花草和树叶腐烂时发出的气息,常让我寝食不安。于是,我常在播种的时候走神,想着那俯冲的喜鹊是否逮住了忘情跳跃的蟋蟀,斜瞄着藏在核桃树上的松鼠是否偷吃没盖严实的种子,以至于直到现在,我依然点播不出诗行一样的种子,也收获不了成熟的庄稼。
  如雨的汗珠、发烧的脸庞是我对生命最原始的体验,酸疼的脊背、干裂的嘴唇是我对播种最深切的感受。我如铅的步伐,永远跟不上老牛蹒跚的脚步。父亲就伫立地头,手握铧犁、头戴草帽,脚趾陷在深深的泥土里,嘴里唱起了穿云裂雾的调子。
  那时候,我对这似乎只有老牛才会听懂的调子并不了解,只觉得有些神秘,令我的心在不知不觉中随它翩翩起舞,随它欢快或悲伤。长大后我发现,父亲唱的这些调子不再只是优美动听的旋律,它充满了感情、是生活的写照,是父亲对待生活的心声、对未来的憧憬。

返回
2020年04月06日  第8359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父亲的农耕调

刊发时间:2019年07月21日 A3版  作者:庄文勤 【字体:大 中 小】

  芒种的脚步像一个匆匆的过客踏上滇西的田野,左手还握着麦香,右手已激荡着父亲播种的欲望。当清晨的鸟鸣唤醒村庄,父亲赶着耕牛将太阳驮上了山岗。
  那是一个澜沧江大峡谷向阳的山岗,在这荒凉的山坡上,祖先用开挖出的石头就地垒成石埂,开掘出石缝草皮中的泥土和风化的红碎石,一层一层开垦上去,筑成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从山脚到山巅,数百级梯田依山形地势盘绕,层层叠叠,直伸云天。
  地已经深翻过一次,所有的杂草被捡拾到地中央,被烈火焚烧得灰飞烟灭。积了一冬的农家肥,此刻,正安详地躺在平整的土地上,诠释着“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的农谚。
  牛在父亲的吆喝声中站在地头的起跑线上,蠕动的嘴唇反刍着躬耕岁月的艰难。擦得锃亮的牛弯弓(方言,指“牛轭”)架上牛背,闪亮的铧犁在牛尾巴下面深入大地的脉络,描绘“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的诗情和画意。
  我就跟在父亲的身后,背一个背箩,抓一把金黄的玉米,沿着散发着泥土芳香的犁沟,按照一尺的株距,将一粒或者两粒种子点播成全家人的希望。这是个周而复始而又必须步调一致的动作,脚快手慢点播出的是草盛苗稀的无奈,脚慢手快点播出的是铺张浪费的过错。父亲说,播种的态度决定着收成,否则,在别人收获的日子,你就会欠收。
  滇西的阳光很热烈,父亲背脊上的汗渍,在发白的上衣上速写成一幅山水,在季节的背影中深深嵌入我的记忆,成为我日后走出农门的考场作文中最顺畅的挥笔。
  儿时,我讨厌刚刚翻过的泥土,那股夹杂着蟋蟀、蚯蚓的腥味,常让我头晕目眩;那股夹杂着花草和树叶腐烂时发出的气息,常让我寝食不安。于是,我常在播种的时候走神,想着那俯冲的喜鹊是否逮住了忘情跳跃的蟋蟀,斜瞄着藏在核桃树上的松鼠是否偷吃没盖严实的种子,以至于直到现在,我依然点播不出诗行一样的种子,也收获不了成熟的庄稼。
  如雨的汗珠、发烧的脸庞是我对生命最原始的体验,酸疼的脊背、干裂的嘴唇是我对播种最深切的感受。我如铅的步伐,永远跟不上老牛蹒跚的脚步。父亲就伫立地头,手握铧犁、头戴草帽,脚趾陷在深深的泥土里,嘴里唱起了穿云裂雾的调子。
  那时候,我对这似乎只有老牛才会听懂的调子并不了解,只觉得有些神秘,令我的心在不知不觉中随它翩翩起舞,随它欢快或悲伤。长大后我发现,父亲唱的这些调子不再只是优美动听的旋律,它充满了感情、是生活的写照,是父亲对待生活的心声、对未来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