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山,想说爱你不容易

——中铁十局奋力攻克大临铁路红豆山隧道建设难题
发布时间:2019-03-16 23:52:44 作者:段珊珊

  大临铁路北起楚雄州禄丰县广通镇至大理州的大理站,经巍山县,跨越澜沧江进入我市,再经云县至临翔区,全长202.095公里。整条大临铁路建设中临沧段四标段的红豆山隧道值得一提,它的修建难度超过大临铁路中任何一个隧道。
  为什么这么难?群山阻隔,一路难通,复杂的地质条件和难以预见的困难成为临沧人民百年铁路梦中的一道坎。
  红豆山隧道是大临铁路全线控制性工程,全长10616米,隧道进口位于凤庆县腰街乡,出口至云县茂兰镇多依村,是大临铁路的第二长隧道,临沧市境内在建的最长隧道。隧道穿越无量山脉,因山体岩层复杂多变、涌水量大、地层内夹杂有害气体,被称为大临铁路“最难打的隧道”。
  红豆山隧道地处澜沧江断裂和南汀河断裂挟持地段,花岗岩风化程度较高,变化快。隧道穿越7个断裂带,并赋存高地温、高地应力、放射性、有害气体、花岗岩蚀变等不良地质,断层影响范围长达1273米,特别是关口断层,断层影响范围长达 510 米。
  “自开工建设以来,红豆山隧道先后经历了花岗岩蚀变、有害气体突出、涌水突泥等诸多困难,特别是2 号斜井,先后经历了五次突发涌水,辅助坑道围岩劣变率 60%,正洞围岩劣变率100%,施工安全风险极高。”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经理部副书记李冬冬说。
  2018年1月,红豆山隧道穿越非煤系地层遇高压气囊式有害气体,这是一种新型的自然灾害,表现为多种混合气体的高浓度性有害气体,具有随机性、不稳定性和高危害性的特点,预测难度极高,超出了目前地质勘察技术认知水平,在云南及全国范围内的隧道建设中尚属于首次遇到。
  “隧道施工遇非煤系有害气体的事例在国外也比较罕见,目前未能查阅到相关论证资料,因此与同标段的其它隧道相比,其难度更上了一个层级,工人施工时需要佩戴专门的防毒面具。” 李冬冬说。
  如何有效避免或减少非煤系有害气体对隧道工程施工的影响,研究解决这一难题对隧道工程安全施工具有跨时代意义。李冬冬说,“目前中铁十局联合中铁二院和知名大学西南交通大学、西南石油大学等单位,就隧道非煤系有害气体区段施工关键技术开展科技研究,取得了创新性突破。” 他还说,“通过研究已得到了非煤系有害气体特征、来源及危险性预测标准,并制定出了相应的技术方案,可以对有害气体超前探测、防突、检测和监测。”
  2018年6月,大临铁路四标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工区平导掌子面施作超前水平钻时,钻至10.7米处地下水瞬时满孔喷出,涌水量约 85立方米/小时,水量持续无减小趋势。通过对前方水体发育情况进一步探测,施作水平探孔4个,涌水量持续增加,仅钻孔内水量高达 190立方米/小时,涌水风险极高,施工影响极大。
  李冬冬说:“面对1号斜井‘冒气’,2 号斜井‘冒水’的极高施工风险和2021年保通的极大工期压力,项目部全力推动‘隧道快速施工法’,坚持‘开挖是龙头,工序循环是核心’的管理理念,我们将克服种种困难,全力以赴确保按照既定施工进度推进。 ”
  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四标段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现场施工负责人黄惠轩说:“2018 年8月17日,2号斜井平导第五次突发涌水,瞬时涌水量高达3749立方米/小时,远超设计最大涌水量,项目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经过 200 余名工人 30 多个日夜的艰苦奋战,最终取得了抢险救灾重大胜利。”目前,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迂回导坑穿越当前富水断层,其他各作业面按照计划平稳有序推进。
  截至2019 年2月底,红豆山隧道累计完成正洞 3169.8 米,占总长度的 30%,辅助坑道累计完成 4179 米,占总长度7244米的58%。2019年计划完成8594米,其中正洞 8543 米,辅助坑道 2751米。计划 2019 年完成进口至1号斜井区间、出口至2号斜井区间作业面贯通,保证2020年9月全隧贯通的目标。

返回
2019年08月25日  第823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红豆山,想说爱你不容易

——中铁十局奋力攻克大临铁路红豆山隧道建设难题

时间:2019-03-16 23:52:44 作者:段珊珊 【字体:大 中 小】

  大临铁路北起楚雄州禄丰县广通镇至大理州的大理站,经巍山县,跨越澜沧江进入我市,再经云县至临翔区,全长202.095公里。整条大临铁路建设中临沧段四标段的红豆山隧道值得一提,它的修建难度超过大临铁路中任何一个隧道。
  为什么这么难?群山阻隔,一路难通,复杂的地质条件和难以预见的困难成为临沧人民百年铁路梦中的一道坎。
  红豆山隧道是大临铁路全线控制性工程,全长10616米,隧道进口位于凤庆县腰街乡,出口至云县茂兰镇多依村,是大临铁路的第二长隧道,临沧市境内在建的最长隧道。隧道穿越无量山脉,因山体岩层复杂多变、涌水量大、地层内夹杂有害气体,被称为大临铁路“最难打的隧道”。
  红豆山隧道地处澜沧江断裂和南汀河断裂挟持地段,花岗岩风化程度较高,变化快。隧道穿越7个断裂带,并赋存高地温、高地应力、放射性、有害气体、花岗岩蚀变等不良地质,断层影响范围长达1273米,特别是关口断层,断层影响范围长达 510 米。
  “自开工建设以来,红豆山隧道先后经历了花岗岩蚀变、有害气体突出、涌水突泥等诸多困难,特别是2 号斜井,先后经历了五次突发涌水,辅助坑道围岩劣变率 60%,正洞围岩劣变率100%,施工安全风险极高。”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经理部副书记李冬冬说。
  2018年1月,红豆山隧道穿越非煤系地层遇高压气囊式有害气体,这是一种新型的自然灾害,表现为多种混合气体的高浓度性有害气体,具有随机性、不稳定性和高危害性的特点,预测难度极高,超出了目前地质勘察技术认知水平,在云南及全国范围内的隧道建设中尚属于首次遇到。
  “隧道施工遇非煤系有害气体的事例在国外也比较罕见,目前未能查阅到相关论证资料,因此与同标段的其它隧道相比,其难度更上了一个层级,工人施工时需要佩戴专门的防毒面具。” 李冬冬说。
  如何有效避免或减少非煤系有害气体对隧道工程施工的影响,研究解决这一难题对隧道工程安全施工具有跨时代意义。李冬冬说,“目前中铁十局联合中铁二院和知名大学西南交通大学、西南石油大学等单位,就隧道非煤系有害气体区段施工关键技术开展科技研究,取得了创新性突破。” 他还说,“通过研究已得到了非煤系有害气体特征、来源及危险性预测标准,并制定出了相应的技术方案,可以对有害气体超前探测、防突、检测和监测。”
  2018年6月,大临铁路四标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工区平导掌子面施作超前水平钻时,钻至10.7米处地下水瞬时满孔喷出,涌水量约 85立方米/小时,水量持续无减小趋势。通过对前方水体发育情况进一步探测,施作水平探孔4个,涌水量持续增加,仅钻孔内水量高达 190立方米/小时,涌水风险极高,施工影响极大。
  李冬冬说:“面对1号斜井‘冒气’,2 号斜井‘冒水’的极高施工风险和2021年保通的极大工期压力,项目部全力推动‘隧道快速施工法’,坚持‘开挖是龙头,工序循环是核心’的管理理念,我们将克服种种困难,全力以赴确保按照既定施工进度推进。 ”
  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四标段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现场施工负责人黄惠轩说:“2018 年8月17日,2号斜井平导第五次突发涌水,瞬时涌水量高达3749立方米/小时,远超设计最大涌水量,项目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经过 200 余名工人 30 多个日夜的艰苦奋战,最终取得了抢险救灾重大胜利。”目前,红豆山隧道2号斜井迂回导坑穿越当前富水断层,其他各作业面按照计划平稳有序推进。
  截至2019 年2月底,红豆山隧道累计完成正洞 3169.8 米,占总长度的 30%,辅助坑道累计完成 4179 米,占总长度7244米的58%。2019年计划完成8594米,其中正洞 8543 米,辅助坑道 2751米。计划 2019 年完成进口至1号斜井区间、出口至2号斜井区间作业面贯通,保证2020年9月全隧贯通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