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夜雨淅沥沥

发布时间:2019-03-09 19:18:10 作者:杨国祥

  村外粉红的樱花已开过,村子里艳红的桃花正开放;驻村忙碌琐碎的工作,沉重如山的扶攻坚贫责任,无边无际的憧憬和长久的期盼,使人忽略了时空与季节的变换。
  公元2019年的春节,对于18多万边疆沧源阿佤山的各族干部群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春节,三年的脱贫攻坚工作成果,五载精准脱贫成效,终于等到了贫困县摘帽迎接第三方评估验收的关键时刻,我和千百名省市县乡驻村的干部一样,年关岌岌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吃团圆饭,大年初二又急匆匆地返回驻村地。看着眼前村寨的变化,谁的心里都希望能顺利的通过评估验收,反复对照村脱贫10条,户脱贫6条,乡脱贫6条,县摘帽5条标准,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一遍又一遍地核对着指标数据,焦急地等着评估验收人员的到来。
  住在村公所院子的二楼上,整个公曼行政村的7个自然村寨一览无余,公曼村的早春,似暖乍寒,凌晨五六点的时候,熟睡中的我忽然被窗外的雨声敲醒。睡意全无的我,独自披衣站在窗前观雨,山村公曼出奇的静,只有不大不小的雨悠然地飘洒着。村公所大院外大榕树高处的叶子汇聚细细的雨滴再洒落在下面的叶子上,传来柔和轻细吧嗒、吧嗒的的微响,接着是下部的树叶把更大的水珠抛落到地面发出的沉闷悠长的啪嗒、啪嗒声。离村公所不远处,有一户农家院子雨棚的彩钢瓦被房檐上的水滴撞击发出的哒哒、哆哆,哒哒、哆哆的强烈声响直达心灵深处,这来自暗处的声音好像僧人诵经时的木鱼声,直把我的心敲打得波涛汹涌,直把夜色敲打得深沉无边。
  雨,不停地下着;我,依然倚窗眺望。院子里雨雾蒙蒙,昏黄的太阳能路灯呈现出七彩的光环,乍看上去居然有些耀眼。忽然,寨子巷道上一辆微型车发动了,虽然发动机的引擎声被雨声淹没,但前车灯要比路灯明亮得多,格外抢眼;这时一个背包打伞的人孤零零地现身巷道上,我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觉得他并不陌生,那人默默地走到已发动的汽车旁,合上雨伞,轻轻地拉开车门,转瞬间车门无声关闭,汽车开走了。
  哦,早起的人,你是要去赶长途汽车还是去赶飞机?是远游探亲还是他乡打工?早起的人离去后,山村的雨夜又恢复了原先的静谧,交互的啪嗒、滴答、吧嗒声继续给酣梦中的山村人送去祝福。
  山村公曼的春夜啊,那撩人心海的淅沥沥雨声,令我想到了曾经读过的优美诗歌和散文。诗歌悠然,但诗意空灵跌宕,有时高远无边,有时更会突发惊涛骇浪;散文悠然,虽也有文理起伏波折,但总体柔和委婉,无冬雪夏雷的粗暴怪异,似春花秋月的温馨与美好。
  山村的春夜寒凉而深沉,淅淅沥沥的夜雨勾起了我对家人的思念,母亲的老寒腿是否在雨夜中复发疼痛?明天儿子就要去武汉上学了,凌晨的夜雨和大雾是否会影响佤山机场航班的正常起降?恍然间,我仿佛看到了儿子背着背包,打着雨伞,冒雨走出家门,一步一步走向县城机场大巴候车点的情形,那身影多像公曼村中早起的人。
  淅沥的春山夜雨像一首诗,但更像一篇优美的散文,诗篇里刻画着火把照亮的司岗里史话和阿瓦人民唱新歌的情景,文章里书写着阿佤山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欢笑声;夜色和漫天的浓雾隔断了我与天地之间的视线,往日的青山,峡谷,房舍,公路,岩石,树木,森林都在雾气里显出模糊的形象;仿佛一切都不复存在,连自己行走时摇荡出去的手臂也消失在迷茫的水气中;绵绵的春山夜雨,宛如仙女撒下多情的花露,轻飘飘的落到了生机勃勃的大地上,雨滴莘莘,柔情而婉约,那湿漉漉的烟雾,严严实实地笼罩着大地,滋润着万物。
  黎明时分雨霁了,院外浓厚得对面看不见人影的晨雾,这时已经消退,变淡了;太阳从东边的山头缓缓升起,白蒙蒙的雾气,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好像巨浪翻滚,激流涌动涛涛有声。春山夜雨如彩笔,转眼间描青了山坡,点红了桃杏,漂白了柳絮,绘绿了田野,画出了一串串农家人的笑声,一幅美丽的新农村画卷在佤山大地上徐徐展开。

返回
2019年08月22日  第8226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春山夜雨淅沥沥

时间:2019-03-09 19:18:10 作者:杨国祥 【字体:大 中 小】

  村外粉红的樱花已开过,村子里艳红的桃花正开放;驻村忙碌琐碎的工作,沉重如山的扶攻坚贫责任,无边无际的憧憬和长久的期盼,使人忽略了时空与季节的变换。
  公元2019年的春节,对于18多万边疆沧源阿佤山的各族干部群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春节,三年的脱贫攻坚工作成果,五载精准脱贫成效,终于等到了贫困县摘帽迎接第三方评估验收的关键时刻,我和千百名省市县乡驻村的干部一样,年关岌岌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吃团圆饭,大年初二又急匆匆地返回驻村地。看着眼前村寨的变化,谁的心里都希望能顺利的通过评估验收,反复对照村脱贫10条,户脱贫6条,乡脱贫6条,县摘帽5条标准,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一遍又一遍地核对着指标数据,焦急地等着评估验收人员的到来。
  住在村公所院子的二楼上,整个公曼行政村的7个自然村寨一览无余,公曼村的早春,似暖乍寒,凌晨五六点的时候,熟睡中的我忽然被窗外的雨声敲醒。睡意全无的我,独自披衣站在窗前观雨,山村公曼出奇的静,只有不大不小的雨悠然地飘洒着。村公所大院外大榕树高处的叶子汇聚细细的雨滴再洒落在下面的叶子上,传来柔和轻细吧嗒、吧嗒的的微响,接着是下部的树叶把更大的水珠抛落到地面发出的沉闷悠长的啪嗒、啪嗒声。离村公所不远处,有一户农家院子雨棚的彩钢瓦被房檐上的水滴撞击发出的哒哒、哆哆,哒哒、哆哆的强烈声响直达心灵深处,这来自暗处的声音好像僧人诵经时的木鱼声,直把我的心敲打得波涛汹涌,直把夜色敲打得深沉无边。
  雨,不停地下着;我,依然倚窗眺望。院子里雨雾蒙蒙,昏黄的太阳能路灯呈现出七彩的光环,乍看上去居然有些耀眼。忽然,寨子巷道上一辆微型车发动了,虽然发动机的引擎声被雨声淹没,但前车灯要比路灯明亮得多,格外抢眼;这时一个背包打伞的人孤零零地现身巷道上,我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觉得他并不陌生,那人默默地走到已发动的汽车旁,合上雨伞,轻轻地拉开车门,转瞬间车门无声关闭,汽车开走了。
  哦,早起的人,你是要去赶长途汽车还是去赶飞机?是远游探亲还是他乡打工?早起的人离去后,山村的雨夜又恢复了原先的静谧,交互的啪嗒、滴答、吧嗒声继续给酣梦中的山村人送去祝福。
  山村公曼的春夜啊,那撩人心海的淅沥沥雨声,令我想到了曾经读过的优美诗歌和散文。诗歌悠然,但诗意空灵跌宕,有时高远无边,有时更会突发惊涛骇浪;散文悠然,虽也有文理起伏波折,但总体柔和委婉,无冬雪夏雷的粗暴怪异,似春花秋月的温馨与美好。
  山村的春夜寒凉而深沉,淅淅沥沥的夜雨勾起了我对家人的思念,母亲的老寒腿是否在雨夜中复发疼痛?明天儿子就要去武汉上学了,凌晨的夜雨和大雾是否会影响佤山机场航班的正常起降?恍然间,我仿佛看到了儿子背着背包,打着雨伞,冒雨走出家门,一步一步走向县城机场大巴候车点的情形,那身影多像公曼村中早起的人。
  淅沥的春山夜雨像一首诗,但更像一篇优美的散文,诗篇里刻画着火把照亮的司岗里史话和阿瓦人民唱新歌的情景,文章里书写着阿佤山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欢笑声;夜色和漫天的浓雾隔断了我与天地之间的视线,往日的青山,峡谷,房舍,公路,岩石,树木,森林都在雾气里显出模糊的形象;仿佛一切都不复存在,连自己行走时摇荡出去的手臂也消失在迷茫的水气中;绵绵的春山夜雨,宛如仙女撒下多情的花露,轻飘飘的落到了生机勃勃的大地上,雨滴莘莘,柔情而婉约,那湿漉漉的烟雾,严严实实地笼罩着大地,滋润着万物。
  黎明时分雨霁了,院外浓厚得对面看不见人影的晨雾,这时已经消退,变淡了;太阳从东边的山头缓缓升起,白蒙蒙的雾气,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好像巨浪翻滚,激流涌动涛涛有声。春山夜雨如彩笔,转眼间描青了山坡,点红了桃杏,漂白了柳絮,绘绿了田野,画出了一串串农家人的笑声,一幅美丽的新农村画卷在佤山大地上徐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