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诗人

发布时间:2019-01-19 22:59:43 作者:庞白

  我至今仍然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断问:还有人喜欢诗歌吗?
  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当然,现在喜欢诗歌(文学)的人,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少多了。那个时候,大家在工作谋生之余,除了看书,还能干些什么呢?而现在不同,可以打麻将、喝茶、骑车、上网、淘宝、刷微信……可选择的娱乐多了。既然可供选择的娱乐多了,读书、写诗和喜欢读诗的人数相对减少,那不是很正常的吗?再说了,读书和写诗本来就只是生活方式之一,而不是全部。我的父辈,曾经历过全民皆诗的年代,他们告诉我,那不是什么好年代,是可怕的苦难岁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喜欢和不得以而为之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喜欢是内心不由自主涌起的欢悦,不得以而为之则不是。有些人喜欢把两者混为一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即使不断有人问“还有人喜欢诗歌吗?”即使喜欢诗歌的人比二三十年前少了许多,也不改变喜欢诗歌的人一如既往喜欢的事实。比如我和我的不少朋友,我们二三十年前就喜欢了,现在还是一样喜欢。喜欢的人继续喜欢,不喜欢的人喜欢其他东西,各得其所,不是很好的事吗?
  那么诗歌是一种什么东西让人如此喜欢呢?这个问题就像莎士比亚那个“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的拷问一样,太复杂了,我讲不清楚。可能是因为“不清楚”,才让我着迷。
  诗人王小妮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诗,无形无定,无分量无体积。诗不能带来形态的变化,诗什么也不需要。”王小妮也没能像解剖那样告诉我们什么是诗,她甚至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但我喜欢这样的说法。诗什么也不需要,但是人需要诗,人需要文学。至少有一部分人需要。诗歌和喜欢,都是让人讲不清、道不明,却又实实在在能够感知到的东西。
  有一段时间,诗人,甚至是喜欢诗歌的人,在一些人眼里,差不多等同于怪人或者不务正业的人。我曾经很幼稚地在乎过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喜欢诗歌这件事。现在当然不在乎了,爱怎么看就怎么看。有时我想,迷恋金钱的人不怕别人把他看成葛朗台不敢与其相好而孤寂无聊?天天上淘宝网的人不怕老公(婆)埋怨其是败家、漏勺而弃之?天天装威风扮靓逛街玩耍的人不担心人老珠黄心无寄托?而诗歌这东西,千百年来,有那么多人喜欢,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因为喜欢文学、读诗和写诗,让我认识了不少人。这些人,有一些成了好朋友,有一些人至今未曾谋面,更多的是淡忘于“江湖”。不管如何,他们的出现,都让我心存感激,让我的生命更加丰富多彩。
  多年前,我的朋友罗子健曾对我讲,他要做一辈子的诗人,近来他又再次强调了他的愿望。当时及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曾对他这个说法有些不以为然,现在我赞同了。每天劳作归来,能有心情就着灯光,与一本诗书耳鬓厮磨,虽然不能说是上天多大的恩赐,但是从愉悦和抚慰的角度来讲,够幸运的了。对那些不喜欢读书和质疑“还有人读诗吗”的人,我表示遗憾。诗歌(文学)给予内心那种“滋物细无声”的快乐,我无法告诉他们,实际上我也不太想告诉他们。

返回
2019年02月17日  第818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做一个诗人

时间:2019-01-19 22:59:43 作者:庞白 【字体:大 中 小】

  我至今仍然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断问:还有人喜欢诗歌吗?
  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当然,现在喜欢诗歌(文学)的人,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少多了。那个时候,大家在工作谋生之余,除了看书,还能干些什么呢?而现在不同,可以打麻将、喝茶、骑车、上网、淘宝、刷微信……可选择的娱乐多了。既然可供选择的娱乐多了,读书、写诗和喜欢读诗的人数相对减少,那不是很正常的吗?再说了,读书和写诗本来就只是生活方式之一,而不是全部。我的父辈,曾经历过全民皆诗的年代,他们告诉我,那不是什么好年代,是可怕的苦难岁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喜欢和不得以而为之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喜欢是内心不由自主涌起的欢悦,不得以而为之则不是。有些人喜欢把两者混为一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即使不断有人问“还有人喜欢诗歌吗?”即使喜欢诗歌的人比二三十年前少了许多,也不改变喜欢诗歌的人一如既往喜欢的事实。比如我和我的不少朋友,我们二三十年前就喜欢了,现在还是一样喜欢。喜欢的人继续喜欢,不喜欢的人喜欢其他东西,各得其所,不是很好的事吗?
  那么诗歌是一种什么东西让人如此喜欢呢?这个问题就像莎士比亚那个“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的拷问一样,太复杂了,我讲不清楚。可能是因为“不清楚”,才让我着迷。
  诗人王小妮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诗,无形无定,无分量无体积。诗不能带来形态的变化,诗什么也不需要。”王小妮也没能像解剖那样告诉我们什么是诗,她甚至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但我喜欢这样的说法。诗什么也不需要,但是人需要诗,人需要文学。至少有一部分人需要。诗歌和喜欢,都是让人讲不清、道不明,却又实实在在能够感知到的东西。
  有一段时间,诗人,甚至是喜欢诗歌的人,在一些人眼里,差不多等同于怪人或者不务正业的人。我曾经很幼稚地在乎过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喜欢诗歌这件事。现在当然不在乎了,爱怎么看就怎么看。有时我想,迷恋金钱的人不怕别人把他看成葛朗台不敢与其相好而孤寂无聊?天天上淘宝网的人不怕老公(婆)埋怨其是败家、漏勺而弃之?天天装威风扮靓逛街玩耍的人不担心人老珠黄心无寄托?而诗歌这东西,千百年来,有那么多人喜欢,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因为喜欢文学、读诗和写诗,让我认识了不少人。这些人,有一些成了好朋友,有一些人至今未曾谋面,更多的是淡忘于“江湖”。不管如何,他们的出现,都让我心存感激,让我的生命更加丰富多彩。
  多年前,我的朋友罗子健曾对我讲,他要做一辈子的诗人,近来他又再次强调了他的愿望。当时及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曾对他这个说法有些不以为然,现在我赞同了。每天劳作归来,能有心情就着灯光,与一本诗书耳鬓厮磨,虽然不能说是上天多大的恩赐,但是从愉悦和抚慰的角度来讲,够幸运的了。对那些不喜欢读书和质疑“还有人读诗吗”的人,我表示遗憾。诗歌(文学)给予内心那种“滋物细无声”的快乐,我无法告诉他们,实际上我也不太想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