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寺——凤庆文化历史的见证

发布时间:2019-01-19 22:58:54 作者:巴玉慧

  接龙寺修建的缘由,也许真的只是一个传奇。但民间接龙的仪式,我有幸见过一次。已记不清是哪一年,只记得那时我还是学龄前儿童,那年干旱,几个月没有一滴雨坠落,老家的村子地处山坡,尽管人们节约用水已到了称斤分两的程度,但还是不尽人意。虽然那年月正值破除迷信时期,但身为生产队长的大伯还是铤而走险,以一升米的高价悄悄请来一位“风水先生”。然后再用两颗水果糖的代价请了我和同村的一个男孩子。先生经过三四天的“追脉”找到“龙穴”,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让大伯边挖“龙穴”边等他,我们这对金童玉女呢,却要不停地在龙穴周围不停的一边小声喊“龙来了吗 龙来了吗”一边走动,直到先生出现了才能停。大约11点左右,先生随着一声“来了,来了”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他身背一只羊皮口袋,手里握着九支土香,口里还喃喃的说着些听不清的话语朝“龙穴”走去,把手中的香插在大伯挖好的塘边上,然后把羊皮口袋打开,“哗”的一声,似有液体流入塘中,虽然天很黑,但从一股清凉向身边袭来时,我感觉得到那就是当时很珍贵的水。先生让我们一起跪在塘边磕了三个响头后就吩咐:“赶快走,不能回头。”还吩咐我们七天内不准来龙穴周旁玩耍,否则,吓跑了接来的龙事小,被龙踢中丢了小命他可不负责的话。但由于好奇驱使,第二天我便悄悄地去看看有没有水。虽然不敢靠近,只是隔坡远眺,但亦然看得见清亮亮的水已有小半塘,水中还发着两道金光,等我再靠近一点时,那两束光一闪就消失了。当时我又喜又怕,不敢再进一步,也不敢向家人通报,更不敢向外人透露有关这次接龙的半个字。后来我才知道,那两束光是两尾小红鱼在阳光下透出的光,当然我走近它,它就躲到水草里去了。现在想想,其实风水先生只是懂得些地理知识,巧用地理知识找到地下水源,然后让大伯挖出水而已,那些一系列的仪式只不过是为了添加些神秘的色彩罢了。
  也就是说,接龙寺的修建缘由虽然只是传说,但从传说中可以看到,当时凤庆懂得地理知识的人是存在的,凤庆的文化,博大而久远。
  如果说接龙寺因修建的缘由而传奇,那么接龙寺因宗启与担当和尚而闻名。《顺宁府志》记载,接龙寺始建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为鸡足山行僧宗启创建。也就是说,接龙寺是修建于大旅行家徐霞客喝太华茶后的三年之内,而且修建之人不是本土本乡人士,而是远离凤庆县三百多公里的鸡足山行僧宗启。三百多公里,作为积跬成步,只用脚来丈量路程的三百多年前,那是一个多么艰辛的历程。唐僧取经是迫于皇帝颁了圣旨,刀山火海都必须去,但宗启没有人给他下圣旨,如果凤庆没有足够的文化底蕴吸引,一代行僧宗启决不会翻山越岭、不辞辛劳来到这山沟沟里的。
  《顺宁府(县)志五部》又载:“担当,滇之晋宁人,为方外中学行最高者。工诗画。崇祯间,云游至邑之接龙寺,寺僧宗启深服其道高学博,留居寺中,研究佛典年余始去,临别留题寺联云:‘执相非黄金,殿上元无佛;即心是白玉,光中更有谁。’又‘坐却千千万万,如何相合;看来明明历历,谁个承当。’末署八十翁担当。今此二联犹存寺中,可宝也。”
  担当是一位工诗擅赋的和尚,在崇祯年间,他的诗、书、画享有很高声誉,被时人称为“云中一鹤”和诗书画三绝的“滇中第一人”。这样一位修为极高的和尚,把晚年的365天还多的时光交给了接龙寺。我觉得,以简单的“寺僧宗启深服其道高学博,留居寺中,研究佛典年余始去”是不够的。当然,宗启是安暖担当的椅子,让他疲惫的身心暂时歇下来。他们的相遇,犹如高山逢流水,伯牙遇子期,他们趣味相投,相知相惜。但每一项活动都是需要环境的,特别是研究佛学,“动中求静”的事例基本灭绝。我想,如果当时凤庆没有佛学文化氛围,就不可能有宗启建寺,也不可能有担当的长住。也许,当年凤庆的佛学文化就如老屋里的火塘,只需用小木棍轻轻一拨一撩,火星便开始出现,如果再添些柴禾,就发出光来。如果这个比喻成立,那么宗启就是拨火塘之人,担当就是添柴之士,而佛学这火种,凤庆本来就存在着。
  接龙寺,我因民间传奇而认识,我因宗启和担当和尚而了解,但是,让我记住接龙寺的还是它的建筑风格。
  走进接龙寺,透过一系列的徽式建筑模块,一抬头便与一幅雕刻精细的品茗图相遇。茶是热茶,壶口正冒着轻烟,两位品茗之人,手把卷书,悠闲自在地翻阅着。一股浓浓的茶香,从心中升起,似是大旅行家徐霞客手中的那杯太华茶,又似“护国之神”赵又新在上海让外国人直流口水的那杯百抖茶。当然,我眼拙识薄,猜不出品茶的人是谁,也许,他们本来就不是特定的人物,宗启和尚把他们定格在这里,也许只是刻画明朝凤庆人生活、情感和茶文化的所在。
  我是爱茶之人,我喜爱这样的建筑如喜爱徐霞客的游记一般,因为它们证明了凤庆茶文化的久远。我爱接龙寺,如同爱我的故乡,接龙寺见证了明朝崇祯年间到现在养育我的凤庆历史文化。

返回
2019年06月25日  第818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接龙寺——凤庆文化历史的见证

时间:2019-01-19 22:58:54 作者:巴玉慧 【字体:大 中 小】

  接龙寺修建的缘由,也许真的只是一个传奇。但民间接龙的仪式,我有幸见过一次。已记不清是哪一年,只记得那时我还是学龄前儿童,那年干旱,几个月没有一滴雨坠落,老家的村子地处山坡,尽管人们节约用水已到了称斤分两的程度,但还是不尽人意。虽然那年月正值破除迷信时期,但身为生产队长的大伯还是铤而走险,以一升米的高价悄悄请来一位“风水先生”。然后再用两颗水果糖的代价请了我和同村的一个男孩子。先生经过三四天的“追脉”找到“龙穴”,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让大伯边挖“龙穴”边等他,我们这对金童玉女呢,却要不停地在龙穴周围不停的一边小声喊“龙来了吗 龙来了吗”一边走动,直到先生出现了才能停。大约11点左右,先生随着一声“来了,来了”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他身背一只羊皮口袋,手里握着九支土香,口里还喃喃的说着些听不清的话语朝“龙穴”走去,把手中的香插在大伯挖好的塘边上,然后把羊皮口袋打开,“哗”的一声,似有液体流入塘中,虽然天很黑,但从一股清凉向身边袭来时,我感觉得到那就是当时很珍贵的水。先生让我们一起跪在塘边磕了三个响头后就吩咐:“赶快走,不能回头。”还吩咐我们七天内不准来龙穴周旁玩耍,否则,吓跑了接来的龙事小,被龙踢中丢了小命他可不负责的话。但由于好奇驱使,第二天我便悄悄地去看看有没有水。虽然不敢靠近,只是隔坡远眺,但亦然看得见清亮亮的水已有小半塘,水中还发着两道金光,等我再靠近一点时,那两束光一闪就消失了。当时我又喜又怕,不敢再进一步,也不敢向家人通报,更不敢向外人透露有关这次接龙的半个字。后来我才知道,那两束光是两尾小红鱼在阳光下透出的光,当然我走近它,它就躲到水草里去了。现在想想,其实风水先生只是懂得些地理知识,巧用地理知识找到地下水源,然后让大伯挖出水而已,那些一系列的仪式只不过是为了添加些神秘的色彩罢了。
  也就是说,接龙寺的修建缘由虽然只是传说,但从传说中可以看到,当时凤庆懂得地理知识的人是存在的,凤庆的文化,博大而久远。
  如果说接龙寺因修建的缘由而传奇,那么接龙寺因宗启与担当和尚而闻名。《顺宁府志》记载,接龙寺始建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为鸡足山行僧宗启创建。也就是说,接龙寺是修建于大旅行家徐霞客喝太华茶后的三年之内,而且修建之人不是本土本乡人士,而是远离凤庆县三百多公里的鸡足山行僧宗启。三百多公里,作为积跬成步,只用脚来丈量路程的三百多年前,那是一个多么艰辛的历程。唐僧取经是迫于皇帝颁了圣旨,刀山火海都必须去,但宗启没有人给他下圣旨,如果凤庆没有足够的文化底蕴吸引,一代行僧宗启决不会翻山越岭、不辞辛劳来到这山沟沟里的。
  《顺宁府(县)志五部》又载:“担当,滇之晋宁人,为方外中学行最高者。工诗画。崇祯间,云游至邑之接龙寺,寺僧宗启深服其道高学博,留居寺中,研究佛典年余始去,临别留题寺联云:‘执相非黄金,殿上元无佛;即心是白玉,光中更有谁。’又‘坐却千千万万,如何相合;看来明明历历,谁个承当。’末署八十翁担当。今此二联犹存寺中,可宝也。”
  担当是一位工诗擅赋的和尚,在崇祯年间,他的诗、书、画享有很高声誉,被时人称为“云中一鹤”和诗书画三绝的“滇中第一人”。这样一位修为极高的和尚,把晚年的365天还多的时光交给了接龙寺。我觉得,以简单的“寺僧宗启深服其道高学博,留居寺中,研究佛典年余始去”是不够的。当然,宗启是安暖担当的椅子,让他疲惫的身心暂时歇下来。他们的相遇,犹如高山逢流水,伯牙遇子期,他们趣味相投,相知相惜。但每一项活动都是需要环境的,特别是研究佛学,“动中求静”的事例基本灭绝。我想,如果当时凤庆没有佛学文化氛围,就不可能有宗启建寺,也不可能有担当的长住。也许,当年凤庆的佛学文化就如老屋里的火塘,只需用小木棍轻轻一拨一撩,火星便开始出现,如果再添些柴禾,就发出光来。如果这个比喻成立,那么宗启就是拨火塘之人,担当就是添柴之士,而佛学这火种,凤庆本来就存在着。
  接龙寺,我因民间传奇而认识,我因宗启和担当和尚而了解,但是,让我记住接龙寺的还是它的建筑风格。
  走进接龙寺,透过一系列的徽式建筑模块,一抬头便与一幅雕刻精细的品茗图相遇。茶是热茶,壶口正冒着轻烟,两位品茗之人,手把卷书,悠闲自在地翻阅着。一股浓浓的茶香,从心中升起,似是大旅行家徐霞客手中的那杯太华茶,又似“护国之神”赵又新在上海让外国人直流口水的那杯百抖茶。当然,我眼拙识薄,猜不出品茶的人是谁,也许,他们本来就不是特定的人物,宗启和尚把他们定格在这里,也许只是刻画明朝凤庆人生活、情感和茶文化的所在。
  我是爱茶之人,我喜爱这样的建筑如喜爱徐霞客的游记一般,因为它们证明了凤庆茶文化的久远。我爱接龙寺,如同爱我的故乡,接龙寺见证了明朝崇祯年间到现在养育我的凤庆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