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冬天

发布时间:2019-01-19 22:58:10 作者:段珊珊

  又到了冬天,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植物会凋零,动物会冬眠,候鸟会飞到较为温暖的地方过冬,也意味着沉寂和清冷,给人万籁颓寂的感觉。在人们普遍的印象里,冬天都是这样一副颓唐和萧条的模样,而在我的家乡却是别样的一番光景,因为每到春节前后黄锃锃的油菜花开满漫山遍野,染亮了整个小坝子,放眼望去纯粹干净,微风拂来时,花海摇曳生姿,美得轻盈剔透,让人沉醉其中。
  我的家乡是一个秀丽的小镇——勐佑镇,勐佑一词来自傣语音译汉字的地名,是绿色小坝子的意思。勐佑坝子四面环山,顺甸河横穿而过,正好把坝子一分为二,因此河的东西岸就叫做河东和河西。我的家在东岸的河东村,依山傍水,全村人依缓坡而聚居,房子都是坐东朝西,所以河东的人们都说他们家的太阳是从房子背后升起的,而河西正好相反,因此他们又说太阳是从他们家的门前升起来的,一天之内河西人都比河东人要早晒到太阳,太阳也比河东人要早被房子遮蔽。
  在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谚语时,我很气不过,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河东村才是最好的,而且河东会一直一直好,怎么都不会输给河西的……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天真单纯,也因为太小没有见过世面,判断事物从来都是根据自己的性情,或者通过大人的解释来的,想来确实好笑。
  近些年来,我因为工作长期居住在外,每年回家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如今最令我感怀的还是家乡的冬天。冬天里勐佑人茶余饭后最喜欢围在火盆边烤火,因为冷得实在不想动弹,每家每户都少不了一盆暖暖的碳火,木炭也就成为了勐佑人过冬必备的物品。用一个简易的小铁盆,盆底放一层平时烧木柴余下的灰,我们叫灶灰,堆上几只木炭,就成了一个暖烘烘的火炉了。在别的地方冬天家里来了客人,都是一杯热茶招待为敬,而在勐佑则首先请客人到火炉边上烤火才为敬,其次才是上茶水。
  上小学五年级的那个冬天我第一次“出远门”,母亲带着我进县城姑妈家做客,60多公里的路程坐中巴车要两个半小时才到。那时还没有柏油路,都是巴掌大的石头铺成的弹石路,一路上车轮和路面的摩擦声,汽车的发动机声,嗑噔嗑噔响个不停,给“遥远”的路途增添了几分烦躁。道路弯弯曲曲随着山丘延伸,从山脚到了山腰又到山顶,又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山脚,一路上少不了颠簸摇晃,母亲一再叮嘱好好坐在座位上,注意安全不要乱动,但对于第一次“出远门”又对世界充满无限好奇的我来说,母亲的话根本成了耳旁风。我一路都不安分,一会儿扶着车窗,一会儿离开座位到前排看看车窗外的景物,看到高高低低的植物,就像严阵以待的军队,整整齐齐地并排往后飞速流走,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速体验,想象着它们都有着生命,在以自己的方式跟我道别,期待着跟我再次相遇。
  那时的我对于时间的认识并没那么明显和具象,总感觉两个小时好漫长好漫长,总是一会儿就问母亲快到了吗?快到了吗?母亲的回答总是快到了,马上就到了……在快到山顶的地方,刚好可以看得到勐佑的全景,母亲提醒我说那就是我们的家勐佑了。我立刻扶好扶手定睛望去,整个小坝子被笼罩在浓浓的大雾下,厚厚云雾覆盖下的勐佑,就像仙境一般,一尘不染。第一次以俯瞰的视角看自己生长生活的地方,就看到如此美丽的一幕,我的内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激动,因为我看到浓雾笼罩下的勐佑就像一个躺在母亲怀抱的孩子,安静乖巧,让人想要疼惜。
  至此我也终于明白,雾并不是从天上就下来的,而是停留在山与山之间的“云”。后来在学校上了自然课,我问老师关于雾形成的问题,老师说那是由于早晚气温差异导致水汽蒸发凝结聚合形成的,勐佑的雾是因为山与山之间的气温低湿度大,水汽不容易蒸发,所以形成厚厚的雾。
  在勐佑的冬天里是很难看到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光景的,因为太阳基本上都是要到上午11点前后,等浓雾慢慢散开才悄悄露头;所以人们都是“先”于太阳出来就开始劳作了。长大后有机会到各地游览,难免被遇到的美丽风景吸引,但因为不曾割断的家乡情,总会感念家乡那一幕厚重的雾。也许因为快乐和无忧总会是我们最想、最先想起和怀念的时光,所以童年时的记忆总是最牢固和稳定地占据着我们长大后的生活,也正因为这样,现在的我无论走到哪,对雾都有种情有独钟意犹未尽的情愫,因为它让我在不同的地方还原和邂逅了我对家乡那独特的感觉,总会让我想起度过快乐童年的勐佑。
  如今的家乡,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集镇化和道路交通建设的加快,慢慢地褪去了一些乡土气,多了几分现代感,但那份大家熟悉的烟火气依然浓厚,那就是勐佑人都有的春温暖、夏不热、秋凉爽、冬不冷的季节期许,如此简单、淳朴的生活延续了一代又一代。元旦我再次回到家乡,顺甸河蜿蜒曲折,静静地流淌,直到远方,只有那一塘坝的浓雾始终如一,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返回
2019年12月16日  第818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家乡的冬天

时间:2019-01-19 22:58:10 作者:段珊珊 【字体:大 中 小】

  又到了冬天,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植物会凋零,动物会冬眠,候鸟会飞到较为温暖的地方过冬,也意味着沉寂和清冷,给人万籁颓寂的感觉。在人们普遍的印象里,冬天都是这样一副颓唐和萧条的模样,而在我的家乡却是别样的一番光景,因为每到春节前后黄锃锃的油菜花开满漫山遍野,染亮了整个小坝子,放眼望去纯粹干净,微风拂来时,花海摇曳生姿,美得轻盈剔透,让人沉醉其中。
  我的家乡是一个秀丽的小镇——勐佑镇,勐佑一词来自傣语音译汉字的地名,是绿色小坝子的意思。勐佑坝子四面环山,顺甸河横穿而过,正好把坝子一分为二,因此河的东西岸就叫做河东和河西。我的家在东岸的河东村,依山傍水,全村人依缓坡而聚居,房子都是坐东朝西,所以河东的人们都说他们家的太阳是从房子背后升起的,而河西正好相反,因此他们又说太阳是从他们家的门前升起来的,一天之内河西人都比河东人要早晒到太阳,太阳也比河东人要早被房子遮蔽。
  在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谚语时,我很气不过,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河东村才是最好的,而且河东会一直一直好,怎么都不会输给河西的……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天真单纯,也因为太小没有见过世面,判断事物从来都是根据自己的性情,或者通过大人的解释来的,想来确实好笑。
  近些年来,我因为工作长期居住在外,每年回家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如今最令我感怀的还是家乡的冬天。冬天里勐佑人茶余饭后最喜欢围在火盆边烤火,因为冷得实在不想动弹,每家每户都少不了一盆暖暖的碳火,木炭也就成为了勐佑人过冬必备的物品。用一个简易的小铁盆,盆底放一层平时烧木柴余下的灰,我们叫灶灰,堆上几只木炭,就成了一个暖烘烘的火炉了。在别的地方冬天家里来了客人,都是一杯热茶招待为敬,而在勐佑则首先请客人到火炉边上烤火才为敬,其次才是上茶水。
  上小学五年级的那个冬天我第一次“出远门”,母亲带着我进县城姑妈家做客,60多公里的路程坐中巴车要两个半小时才到。那时还没有柏油路,都是巴掌大的石头铺成的弹石路,一路上车轮和路面的摩擦声,汽车的发动机声,嗑噔嗑噔响个不停,给“遥远”的路途增添了几分烦躁。道路弯弯曲曲随着山丘延伸,从山脚到了山腰又到山顶,又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山脚,一路上少不了颠簸摇晃,母亲一再叮嘱好好坐在座位上,注意安全不要乱动,但对于第一次“出远门”又对世界充满无限好奇的我来说,母亲的话根本成了耳旁风。我一路都不安分,一会儿扶着车窗,一会儿离开座位到前排看看车窗外的景物,看到高高低低的植物,就像严阵以待的军队,整整齐齐地并排往后飞速流走,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速体验,想象着它们都有着生命,在以自己的方式跟我道别,期待着跟我再次相遇。
  那时的我对于时间的认识并没那么明显和具象,总感觉两个小时好漫长好漫长,总是一会儿就问母亲快到了吗?快到了吗?母亲的回答总是快到了,马上就到了……在快到山顶的地方,刚好可以看得到勐佑的全景,母亲提醒我说那就是我们的家勐佑了。我立刻扶好扶手定睛望去,整个小坝子被笼罩在浓浓的大雾下,厚厚云雾覆盖下的勐佑,就像仙境一般,一尘不染。第一次以俯瞰的视角看自己生长生活的地方,就看到如此美丽的一幕,我的内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激动,因为我看到浓雾笼罩下的勐佑就像一个躺在母亲怀抱的孩子,安静乖巧,让人想要疼惜。
  至此我也终于明白,雾并不是从天上就下来的,而是停留在山与山之间的“云”。后来在学校上了自然课,我问老师关于雾形成的问题,老师说那是由于早晚气温差异导致水汽蒸发凝结聚合形成的,勐佑的雾是因为山与山之间的气温低湿度大,水汽不容易蒸发,所以形成厚厚的雾。
  在勐佑的冬天里是很难看到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光景的,因为太阳基本上都是要到上午11点前后,等浓雾慢慢散开才悄悄露头;所以人们都是“先”于太阳出来就开始劳作了。长大后有机会到各地游览,难免被遇到的美丽风景吸引,但因为不曾割断的家乡情,总会感念家乡那一幕厚重的雾。也许因为快乐和无忧总会是我们最想、最先想起和怀念的时光,所以童年时的记忆总是最牢固和稳定地占据着我们长大后的生活,也正因为这样,现在的我无论走到哪,对雾都有种情有独钟意犹未尽的情愫,因为它让我在不同的地方还原和邂逅了我对家乡那独特的感觉,总会让我想起度过快乐童年的勐佑。
  如今的家乡,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集镇化和道路交通建设的加快,慢慢地褪去了一些乡土气,多了几分现代感,但那份大家熟悉的烟火气依然浓厚,那就是勐佑人都有的春温暖、夏不热、秋凉爽、冬不冷的季节期许,如此简单、淳朴的生活延续了一代又一代。元旦我再次回到家乡,顺甸河蜿蜒曲折,静静地流淌,直到远方,只有那一塘坝的浓雾始终如一,散了又聚,聚了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