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酸与甜

发布时间:2018-12-08 21:56:02 作者:虎 啸

  我与我的孩子及侄儿女两代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渴望成才的愿望,也都拥有迎难而上的进取精神,但两代人的学习条件与生活环境却截然不同。我那时家寒走读,孩子们现在离学校稍微远点就住校读;我那时忍饥苦读,孩子们现在享受着国家免费提供的营养餐;我那时半劳半读,孩子们现在一心一意把书读。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那时农村还没有解决温饱,住的是草瓦房,穿的衣裤是缝了又补,吃的是包谷饭或杂粮饭。读书的孩子家庭好点的穿的鞋为胶鞋或旧轮胎切割而成的底,自家缝制的鞋,像我这样家庭困难的都是打赤脚的了。而今,我那在青山中学或其他学校读书的侄儿女也跟其他孩子们一样都是住校,穿的时尚,书包时髦,享受着国家对学生的优惠政策。
  我1978年考入青山中学。当年青山中学高中招收两个班共100人,我是幸运者。我家住的寨子仙人洞,离青山中学7.5公里,由于家里困难,只好走读。从此,每天用双脚丈量在家与学校的两点间,把带有方向的脚印当作不断推动自己前行的动力,不管雷鸣暴雨,霜雪冻地,都阻挡不了我求知的欲望。每天半夜,母亲就把白天吃剩的饭菜放在锅里温着,拂晓前我起床、吃饭、赶路。暴雨成了我们走读生的天然喷泉。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与两个住校回家的同学路上不期而遇,当我们来到前不靠村后不挨店的下坡梁子时突遭暴雨,我们只好躲藏在戴红帽的青包谷地里的石板上,把衣裤脱下与课本用放在书包里的防雨塑料纸包好,用刺得生疼的瓢泼大雨痛痛快快地冲了个澡。雪天,我迎着刺骨寒风,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到学校一剁脚,身上筛下不少“碎银”。这时的太阳十天半月难露次脸,为方便生火将清洗的补丁衣裤烤干,穿的外衣裤一般每星期只洗次领口、袖口和裤脚。那半夜行,穿雨雪,脚量路,踏晚霞,饥饿与煎熬的经历磨砺了我走出大山的意志。
  2010年,父亲80寿辰。事前几天,我与兄弟姊妹约好为父亲祝寿。我到达青山镇后,改步行,从母校青山中学路口赶往老家,寻找38年前我读书走读时的感受。途中,在当年下坡梁子被暴雨突袭的那块石板上小憩了一会儿。回家一看手机,足足走了1小时55分。
  忆往惜,看今朝,改革开放40年来,故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从老家到青山中学读书,有一条弹石路和一条硬板路可达,三轮车,摩托车或电动车也进了平常百姓家,且有的人家还买了面包车或小轿车。每个星期五或星期日下午,我的侄儿女也跟其他沿途一线村寨读书住校的孩子们一样,可以自己乘班车上学或回家。
  我儿时的那个时代,靠挣工分吃饭。家中八口人,只有身体不大好的母亲在家劳动,父亲先后在雪浦管理区的造纸厂、畜牧场、龙潭口大队担任领导,离家远,只拿工分当报酬,照管不了家,家里饲养的牲畜也是三年两头的不顺,粮食一年种来不够半年吃。为弥补主粮的不足,不让我们饿肚子,母亲总是将各类杂粮菜或野面蒿与包谷面混合,用甑子蒸饭给我们吃。
  我读初二的那年,饲养的牛与猪都病死了,囤箩里的包谷见了底,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我读书要缴的3元学费,后经班主任协调,大队领导批准才得以免交。
  我考入高中的那年,天像漏了似的,成熟的小麦倒伏地里,贴地的麦粒冒出的绿芽一天比一天长。为降低损失,白天,父亲带领群众冒雨抢收,用油布铺于地里,雨中边割边打,晚上,家家户户把麦子放入锅中焙干。那一年,我们吃了几个月难以下咽的麦芽饭。在青山读书,如要住校,除每月要向区仓库上交粮食换成学校的码单外,还要向学校交纳15元的伙食费,由于交不起费,只好走读。那时住校的学生,一日两餐吃的是包谷饭,每餐一个菜,是盐巴加干辣椒面与丁点儿香油煮切成薄片的南瓜或洋瓜。家庭富裕点的住校生,吃的是菜饭票,为每顿半斤包谷饭,一小勺菜,家庭困难的吃的是白饭票,为每顿只打半斤饭,拌点从家里带来的放点点油炒成的辣椒面,就算一餐饭了。我走读的那两年,拂晓前吃顿后,只等下午五六点回到家后才能吃上饭。每当中午,见住校生吃饭时,饥饿的我羡慕得直流清口水。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学校侧面的那片坟地成了我们走读生休息的好去处。
  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对学生给予极大的关怀,对读初中的学生,学费、杂费全免,且给享受营养早餐与午餐,困难的学生营养晚餐也给予享受;对读高中的贫困学生,给予免交学杂费和住宿费。我那在学校读书的侄儿女也跟其他孩子们一样享受到了国家对学生的优惠政策。
  我读初高中的那个年代,学校实行“开门办学”,但我读书从不含糊,课堂专心听讲,深夜煤油灯下重温习。每逢学校组织学生到生产队参加十天半月的劳动,心里不忘把语文与数学课本藏于包中带去,便于劳动间偷偷学习。
  上初二的那年,我们到学大寨的典型生产队蒿枝地参加抢收小麦。劳动中,同学们每天都不固定地分成若干个小组。有一天,我与5个同学与当地10余名群众组成一个组,身背背架,手持镰刀来到麦地。这天,太阳辣得刺眼了,我割着一小片朝着有树的方向推进,当割到树下时,就在那小憩,并从衣兜中偷偷掏出写着几个数学公式的纸片看了起来。不多时,一位叔叔向我走来,吓得我赶紧把纸片藏于兜中。这位叔叔没有直接说我偷懒,而是转弯抹角地说:“小伙子,你放牛嘎?(指找虱子)”,我当时羞得脸红,不知回答什么好。
  初中时的勤工俭学基地在西阳城水库山后。每当种包谷时节,每天都是半天读书半天劳动。有一年,害虫特别多,为保住包谷苗,老师带领我们抓青苗上的害虫,并规定了任务,谁先完成谁先走。第一次抓害虫,看着有的玉米苗上一两个甚至三四个,心里直起鸡皮疙瘩,抓时总是用小木棍当夹虫工具,老是完不成任务。几次后,见怪不怪,慢慢地竟也习惯了,见了害虫,手到擒来。那个年代,科技不发达,没有农药,年成不好时,庄稼一旦遭了虫灾,产量减产甚至颗粒无收。考入高中后,虽然学校也有一片勤工俭学基地,但这时学生学习已步入了正轨,主要是以学为主,到基地劳动一年也就一二次。
  我读书那时的青山中学,教室房顶是瓦片,地面一清扫,满屋黄灰飞舞。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力度,青山中学的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师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壮大,栋栋崭新的教学楼矗立校园,道旁鲜花簇拥,我都快认不出母校来了。而今,孩子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白天一心一意把书读,晚上自习课还有老师辅导,生活在新时代读书的学生们是多么的自豪!
  那个年代的农村娃,要想走出大山,惟有考取“吃皇粮”的学校或参军入伍提干,别无他路。尽管我没有实现读书跳出农门的理想,但无怨无悔,此路不通换条道再出发,只要不断前行,就一定能够到达目的地。机会总是留给不断往前走的人的,我从军到部队后,经过党的培养,自己的不懈努力,入了党,提了干,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愿生活在新时代读书的孩子们,珍惜时光,狠下苦功,砥砺品质,苦练本领,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圆梦宏伟志向,成就出彩人生。

返回
2019年03月23日  第8139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两代人的酸与甜

时间:2018-12-08 21:56:02 作者:虎 啸 【字体:大 中 小】

  我与我的孩子及侄儿女两代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渴望成才的愿望,也都拥有迎难而上的进取精神,但两代人的学习条件与生活环境却截然不同。我那时家寒走读,孩子们现在离学校稍微远点就住校读;我那时忍饥苦读,孩子们现在享受着国家免费提供的营养餐;我那时半劳半读,孩子们现在一心一意把书读。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那时农村还没有解决温饱,住的是草瓦房,穿的衣裤是缝了又补,吃的是包谷饭或杂粮饭。读书的孩子家庭好点的穿的鞋为胶鞋或旧轮胎切割而成的底,自家缝制的鞋,像我这样家庭困难的都是打赤脚的了。而今,我那在青山中学或其他学校读书的侄儿女也跟其他孩子们一样都是住校,穿的时尚,书包时髦,享受着国家对学生的优惠政策。
  我1978年考入青山中学。当年青山中学高中招收两个班共100人,我是幸运者。我家住的寨子仙人洞,离青山中学7.5公里,由于家里困难,只好走读。从此,每天用双脚丈量在家与学校的两点间,把带有方向的脚印当作不断推动自己前行的动力,不管雷鸣暴雨,霜雪冻地,都阻挡不了我求知的欲望。每天半夜,母亲就把白天吃剩的饭菜放在锅里温着,拂晓前我起床、吃饭、赶路。暴雨成了我们走读生的天然喷泉。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与两个住校回家的同学路上不期而遇,当我们来到前不靠村后不挨店的下坡梁子时突遭暴雨,我们只好躲藏在戴红帽的青包谷地里的石板上,把衣裤脱下与课本用放在书包里的防雨塑料纸包好,用刺得生疼的瓢泼大雨痛痛快快地冲了个澡。雪天,我迎着刺骨寒风,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到学校一剁脚,身上筛下不少“碎银”。这时的太阳十天半月难露次脸,为方便生火将清洗的补丁衣裤烤干,穿的外衣裤一般每星期只洗次领口、袖口和裤脚。那半夜行,穿雨雪,脚量路,踏晚霞,饥饿与煎熬的经历磨砺了我走出大山的意志。
  2010年,父亲80寿辰。事前几天,我与兄弟姊妹约好为父亲祝寿。我到达青山镇后,改步行,从母校青山中学路口赶往老家,寻找38年前我读书走读时的感受。途中,在当年下坡梁子被暴雨突袭的那块石板上小憩了一会儿。回家一看手机,足足走了1小时55分。
  忆往惜,看今朝,改革开放40年来,故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从老家到青山中学读书,有一条弹石路和一条硬板路可达,三轮车,摩托车或电动车也进了平常百姓家,且有的人家还买了面包车或小轿车。每个星期五或星期日下午,我的侄儿女也跟其他沿途一线村寨读书住校的孩子们一样,可以自己乘班车上学或回家。
  我儿时的那个时代,靠挣工分吃饭。家中八口人,只有身体不大好的母亲在家劳动,父亲先后在雪浦管理区的造纸厂、畜牧场、龙潭口大队担任领导,离家远,只拿工分当报酬,照管不了家,家里饲养的牲畜也是三年两头的不顺,粮食一年种来不够半年吃。为弥补主粮的不足,不让我们饿肚子,母亲总是将各类杂粮菜或野面蒿与包谷面混合,用甑子蒸饭给我们吃。
  我读初二的那年,饲养的牛与猪都病死了,囤箩里的包谷见了底,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我读书要缴的3元学费,后经班主任协调,大队领导批准才得以免交。
  我考入高中的那年,天像漏了似的,成熟的小麦倒伏地里,贴地的麦粒冒出的绿芽一天比一天长。为降低损失,白天,父亲带领群众冒雨抢收,用油布铺于地里,雨中边割边打,晚上,家家户户把麦子放入锅中焙干。那一年,我们吃了几个月难以下咽的麦芽饭。在青山读书,如要住校,除每月要向区仓库上交粮食换成学校的码单外,还要向学校交纳15元的伙食费,由于交不起费,只好走读。那时住校的学生,一日两餐吃的是包谷饭,每餐一个菜,是盐巴加干辣椒面与丁点儿香油煮切成薄片的南瓜或洋瓜。家庭富裕点的住校生,吃的是菜饭票,为每顿半斤包谷饭,一小勺菜,家庭困难的吃的是白饭票,为每顿只打半斤饭,拌点从家里带来的放点点油炒成的辣椒面,就算一餐饭了。我走读的那两年,拂晓前吃顿后,只等下午五六点回到家后才能吃上饭。每当中午,见住校生吃饭时,饥饿的我羡慕得直流清口水。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学校侧面的那片坟地成了我们走读生休息的好去处。
  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对学生给予极大的关怀,对读初中的学生,学费、杂费全免,且给享受营养早餐与午餐,困难的学生营养晚餐也给予享受;对读高中的贫困学生,给予免交学杂费和住宿费。我那在学校读书的侄儿女也跟其他孩子们一样享受到了国家对学生的优惠政策。
  我读初高中的那个年代,学校实行“开门办学”,但我读书从不含糊,课堂专心听讲,深夜煤油灯下重温习。每逢学校组织学生到生产队参加十天半月的劳动,心里不忘把语文与数学课本藏于包中带去,便于劳动间偷偷学习。
  上初二的那年,我们到学大寨的典型生产队蒿枝地参加抢收小麦。劳动中,同学们每天都不固定地分成若干个小组。有一天,我与5个同学与当地10余名群众组成一个组,身背背架,手持镰刀来到麦地。这天,太阳辣得刺眼了,我割着一小片朝着有树的方向推进,当割到树下时,就在那小憩,并从衣兜中偷偷掏出写着几个数学公式的纸片看了起来。不多时,一位叔叔向我走来,吓得我赶紧把纸片藏于兜中。这位叔叔没有直接说我偷懒,而是转弯抹角地说:“小伙子,你放牛嘎?(指找虱子)”,我当时羞得脸红,不知回答什么好。
  初中时的勤工俭学基地在西阳城水库山后。每当种包谷时节,每天都是半天读书半天劳动。有一年,害虫特别多,为保住包谷苗,老师带领我们抓青苗上的害虫,并规定了任务,谁先完成谁先走。第一次抓害虫,看着有的玉米苗上一两个甚至三四个,心里直起鸡皮疙瘩,抓时总是用小木棍当夹虫工具,老是完不成任务。几次后,见怪不怪,慢慢地竟也习惯了,见了害虫,手到擒来。那个年代,科技不发达,没有农药,年成不好时,庄稼一旦遭了虫灾,产量减产甚至颗粒无收。考入高中后,虽然学校也有一片勤工俭学基地,但这时学生学习已步入了正轨,主要是以学为主,到基地劳动一年也就一二次。
  我读书那时的青山中学,教室房顶是瓦片,地面一清扫,满屋黄灰飞舞。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力度,青山中学的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师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壮大,栋栋崭新的教学楼矗立校园,道旁鲜花簇拥,我都快认不出母校来了。而今,孩子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白天一心一意把书读,晚上自习课还有老师辅导,生活在新时代读书的学生们是多么的自豪!
  那个年代的农村娃,要想走出大山,惟有考取“吃皇粮”的学校或参军入伍提干,别无他路。尽管我没有实现读书跳出农门的理想,但无怨无悔,此路不通换条道再出发,只要不断前行,就一定能够到达目的地。机会总是留给不断往前走的人的,我从军到部队后,经过党的培养,自己的不懈努力,入了党,提了干,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愿生活在新时代读书的孩子们,珍惜时光,狠下苦功,砥砺品质,苦练本领,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圆梦宏伟志向,成就出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