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的记忆(上)

发布时间:2018-12-08 21:54:33 作者:丁世君

  羊角扭
  这是一种荞面制品,这个名字来源于它的形状。
  我小的时候,家里的条件已经不会让我饿肚子了,但是,食物的单一重复,还是让人觉得吃饭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有一种食物算不上精美,却满足了我对食物变化的小期望,那就是“羊角扭”。
  不知道母亲是从哪里得到的冬荞面,因为我们家并不种荞麦。每次拿了冬荞面回来,母亲把面小心和好,和好的面以不沾手为宜。然后,把面切成比大拇指还要粗的筷子长短的条状,小心拈起两头,双手往不同的方向轻轻一拧,就拧成了有着方的棱角的麻花。“羊角扭”是放在电饭锅的蒸屉上蒸的,饭熟了,“羊角扭”也就熟了。蒸熟后的“羊角扭”是豆沙色的,看着十分妩媚诱人,我每次都是要先吃两条“羊角扭”再吃饭。其实,“羊角扭”的口感是沙沙的,有些粗糙,并不细腻鲜美,因为当时桌上的饭菜单调而重复,偶尔出现在桌上的“羊角扭”就成了惊喜。
  现在,荞面制品都是精致而细腻的成品,吃荞制品都是打着生态和养生的旗号。
  有时候,我会想起年少时候突然出现在饭桌上那一盘“羊角扭”,简单的形状,粗糙的口感,却是那单调饭桌上的小小惊喜。
  现在,我们的饭桌上,还会有这样简单的惊喜吗?
  炒猪肝
  这是一道很常见的菜,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
  在我小的时候,这可不是一道家常菜。家里只有父亲一个是领工资的人,家里有爷爷、妈妈、我们姐妹仨,虽然父母都很勤劳,年迈的爷爷也一直坚持劳动,但是,人多开销大,家里的日子,也只能算是满足温饱。吃肉,可不是每天都能做到的。
  对这道菜最初的印象,来自于爷爷的一个小搪瓷口缸。爷爷因为曾经和“革命”沾过边,所以每个月有15元的补助,在当时,算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了。领到钱的时候,爷爷就会去街上的康记小吃,炒上一份猪肝,装在有盖的搪瓷口缸里面带回家。晚上,饭桌上就会多了浓郁的油香气,从搪瓷口缸的盖里一个劲儿地冒出来。
  爷爷年纪大,所以,他买回来的这份菜,就放在他面前,他一个人吃。我们都很自觉,不会去夹,甚至还要故意把目光移开点。我毕竟年幼,有时候也会偷偷瞄一眼。姐妹仨中,爷爷最疼爱我,有时候爷爷会夹上一筷子炒猪肝,放在我的碗里,然后我就在两个姐姐的“仇视”中,大口大口香甜地就着炒猪肝,吃满满一大碗饭。
  那时,我觉得炒猪肝好嫩,炒猪肝的姜丝、干辣椒和葱段很香,那是我觉得最能解馋的一道菜了。
  我一直都喜欢吃炒猪肝。甚至在外面读书的时候,每次回家吃的第一顿饭都让母亲给我炒这个菜解馋。
  后来,我自己也喜欢上了做菜,也炒猪肝给家人吃。我却觉得,这道菜,无论我怎么炒,都已经没有了被搪瓷口缸盖子盖住的那样浓香扑鼻了。
  我失去的是对一道菜的味觉,还是失去了对一道菜味道的向往呢?
  蛋糕角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我发明的一种名称。
  事实上,我要说的这种食物真的不是蛋糕,是实实在在的蛋糕的边角,就是蛋糕店里面做蛋糕的时候,原料放多了,从模具里面溢出来的边边角角。
  我与这种食物的机缘,和一个老人有关。
  从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是很黑很瘦很老,眼睛小小地藏在深深的皱纹里面。他是我爷爷的熟人,喜欢来和爷爷聊天。不知为什么,他不是很受人待见,村里人男女老少都叫他“老pe”(意思是好吹牛不靠谱),不太尊敬他。他喜欢来我家。不管他受了多少奚落,他下次还是笑笑地来。甚至他来的时候,爷爷总是忙着地里的活路顾不上和他说话,他就蹲在田埂上抽烟,等爷爷休息的时候,又说上两句。
  他有时候来,就给我们带来蛋糕角。他说是去蛋糕店要鸡蛋壳拿回来做饲料的时候,店里的人给的,就拿来给我们吃。我想,其实他应该是出了一点钱的,那个时候,食物还没有现在这么丰富,蛋糕店的人也不会那么慷慨。
  蛋糕角因为原料配方和蛋糕一样,加上溢出来烤得焦黄,就更加香脆。蛋糕角的形状不规则,各种的小块,因为是切割下来的。但是每一小块吃在嘴里都是香、脆、甜,那种浓郁的油香让嘴里的幸福感半天都不散去。那是我童年里面,比较奢侈的一种零食了。
  后来,爷爷去世了,他就不来了。
  后来,他也去世了。
  没有其他人,给我们带过这种东西。
  我长大以后吃过很多口味的蛋糕,却经常想起童年那个落寞的老人带来的蛋糕角。
  这种食物,在生活并不富足的童年里,至少有一段记忆,细细回味,一片一片,都是香甜焦脆的。
  糖炒栗子
  我没有见过糖炒栗子的全过程。
  听说,糖炒栗子是用特别的砂石炒制,不知道那个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见到的糖炒栗子都是成品,在大的不锈钢方盘里面堆着,闪着油亮的光。更多的是用牛皮纸袋装着,在袋口探头探脑的,像个乌头乌脸的愣小子。
  糖炒栗子通常都是裂开口的。在店里热热地买了来,顺着裂开的纹路一咬,“噗”的一声,一股带着甜香的热气就喷出来了。栗子肉又沙又面,甜而不腻,伴着焦糖的香气,让人会有很多美好的遐想。
  我很难忘的一次吃糖炒栗子记忆,是在怀孕的时候。那时,自己已经逐步适应了从教师岗位到行政单位办公室的工作,但是,有时候在办公室里面坐着,还是会觉得有点无聊,尤其因为怀孕而人又昏昏欲睡的时候。有天,好朋友来看我,带来一袋糖炒栗子,那个下午,我们悄悄在办公室里面吃糖炒栗子,边吃边谈心。到她要走的时候,还没有吃完,剩了大半袋。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天的糖炒栗子非常好吃,吃了很多。她看我那馋样,把剩余的糖炒栗子都留下给我了。那天,我胃口出奇地好,心情也莫名地变得轻松,我想,这不仅仅是一袋糖炒栗子带来的甜香,还有藏在牛皮纸袋里面的关心和温暖。
  糖炒栗子,有时候就是用友情的蜜糖炒制出来的,捧在手里的,永远是无法复制的感动和温馨。
  我们真的不必去深究一种食物的味道和价格。因为人生通过食物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舌尖上的感受,还有从舌尖到胃、到心的全方位感觉。
  好的食物,就是让我们触摸这个世界温暖和美好的一种方式。

返回
2019年03月24日  第8139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食物的记忆(上)

时间:2018-12-08 21:54:33 作者:丁世君 【字体:大 中 小】

  羊角扭
  这是一种荞面制品,这个名字来源于它的形状。
  我小的时候,家里的条件已经不会让我饿肚子了,但是,食物的单一重复,还是让人觉得吃饭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有一种食物算不上精美,却满足了我对食物变化的小期望,那就是“羊角扭”。
  不知道母亲是从哪里得到的冬荞面,因为我们家并不种荞麦。每次拿了冬荞面回来,母亲把面小心和好,和好的面以不沾手为宜。然后,把面切成比大拇指还要粗的筷子长短的条状,小心拈起两头,双手往不同的方向轻轻一拧,就拧成了有着方的棱角的麻花。“羊角扭”是放在电饭锅的蒸屉上蒸的,饭熟了,“羊角扭”也就熟了。蒸熟后的“羊角扭”是豆沙色的,看着十分妩媚诱人,我每次都是要先吃两条“羊角扭”再吃饭。其实,“羊角扭”的口感是沙沙的,有些粗糙,并不细腻鲜美,因为当时桌上的饭菜单调而重复,偶尔出现在桌上的“羊角扭”就成了惊喜。
  现在,荞面制品都是精致而细腻的成品,吃荞制品都是打着生态和养生的旗号。
  有时候,我会想起年少时候突然出现在饭桌上那一盘“羊角扭”,简单的形状,粗糙的口感,却是那单调饭桌上的小小惊喜。
  现在,我们的饭桌上,还会有这样简单的惊喜吗?
  炒猪肝
  这是一道很常见的菜,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
  在我小的时候,这可不是一道家常菜。家里只有父亲一个是领工资的人,家里有爷爷、妈妈、我们姐妹仨,虽然父母都很勤劳,年迈的爷爷也一直坚持劳动,但是,人多开销大,家里的日子,也只能算是满足温饱。吃肉,可不是每天都能做到的。
  对这道菜最初的印象,来自于爷爷的一个小搪瓷口缸。爷爷因为曾经和“革命”沾过边,所以每个月有15元的补助,在当时,算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了。领到钱的时候,爷爷就会去街上的康记小吃,炒上一份猪肝,装在有盖的搪瓷口缸里面带回家。晚上,饭桌上就会多了浓郁的油香气,从搪瓷口缸的盖里一个劲儿地冒出来。
  爷爷年纪大,所以,他买回来的这份菜,就放在他面前,他一个人吃。我们都很自觉,不会去夹,甚至还要故意把目光移开点。我毕竟年幼,有时候也会偷偷瞄一眼。姐妹仨中,爷爷最疼爱我,有时候爷爷会夹上一筷子炒猪肝,放在我的碗里,然后我就在两个姐姐的“仇视”中,大口大口香甜地就着炒猪肝,吃满满一大碗饭。
  那时,我觉得炒猪肝好嫩,炒猪肝的姜丝、干辣椒和葱段很香,那是我觉得最能解馋的一道菜了。
  我一直都喜欢吃炒猪肝。甚至在外面读书的时候,每次回家吃的第一顿饭都让母亲给我炒这个菜解馋。
  后来,我自己也喜欢上了做菜,也炒猪肝给家人吃。我却觉得,这道菜,无论我怎么炒,都已经没有了被搪瓷口缸盖子盖住的那样浓香扑鼻了。
  我失去的是对一道菜的味觉,还是失去了对一道菜味道的向往呢?
  蛋糕角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我发明的一种名称。
  事实上,我要说的这种食物真的不是蛋糕,是实实在在的蛋糕的边角,就是蛋糕店里面做蛋糕的时候,原料放多了,从模具里面溢出来的边边角角。
  我与这种食物的机缘,和一个老人有关。
  从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是很黑很瘦很老,眼睛小小地藏在深深的皱纹里面。他是我爷爷的熟人,喜欢来和爷爷聊天。不知为什么,他不是很受人待见,村里人男女老少都叫他“老pe”(意思是好吹牛不靠谱),不太尊敬他。他喜欢来我家。不管他受了多少奚落,他下次还是笑笑地来。甚至他来的时候,爷爷总是忙着地里的活路顾不上和他说话,他就蹲在田埂上抽烟,等爷爷休息的时候,又说上两句。
  他有时候来,就给我们带来蛋糕角。他说是去蛋糕店要鸡蛋壳拿回来做饲料的时候,店里的人给的,就拿来给我们吃。我想,其实他应该是出了一点钱的,那个时候,食物还没有现在这么丰富,蛋糕店的人也不会那么慷慨。
  蛋糕角因为原料配方和蛋糕一样,加上溢出来烤得焦黄,就更加香脆。蛋糕角的形状不规则,各种的小块,因为是切割下来的。但是每一小块吃在嘴里都是香、脆、甜,那种浓郁的油香让嘴里的幸福感半天都不散去。那是我童年里面,比较奢侈的一种零食了。
  后来,爷爷去世了,他就不来了。
  后来,他也去世了。
  没有其他人,给我们带过这种东西。
  我长大以后吃过很多口味的蛋糕,却经常想起童年那个落寞的老人带来的蛋糕角。
  这种食物,在生活并不富足的童年里,至少有一段记忆,细细回味,一片一片,都是香甜焦脆的。
  糖炒栗子
  我没有见过糖炒栗子的全过程。
  听说,糖炒栗子是用特别的砂石炒制,不知道那个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见到的糖炒栗子都是成品,在大的不锈钢方盘里面堆着,闪着油亮的光。更多的是用牛皮纸袋装着,在袋口探头探脑的,像个乌头乌脸的愣小子。
  糖炒栗子通常都是裂开口的。在店里热热地买了来,顺着裂开的纹路一咬,“噗”的一声,一股带着甜香的热气就喷出来了。栗子肉又沙又面,甜而不腻,伴着焦糖的香气,让人会有很多美好的遐想。
  我很难忘的一次吃糖炒栗子记忆,是在怀孕的时候。那时,自己已经逐步适应了从教师岗位到行政单位办公室的工作,但是,有时候在办公室里面坐着,还是会觉得有点无聊,尤其因为怀孕而人又昏昏欲睡的时候。有天,好朋友来看我,带来一袋糖炒栗子,那个下午,我们悄悄在办公室里面吃糖炒栗子,边吃边谈心。到她要走的时候,还没有吃完,剩了大半袋。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天的糖炒栗子非常好吃,吃了很多。她看我那馋样,把剩余的糖炒栗子都留下给我了。那天,我胃口出奇地好,心情也莫名地变得轻松,我想,这不仅仅是一袋糖炒栗子带来的甜香,还有藏在牛皮纸袋里面的关心和温暖。
  糖炒栗子,有时候就是用友情的蜜糖炒制出来的,捧在手里的,永远是无法复制的感动和温馨。
  我们真的不必去深究一种食物的味道和价格。因为人生通过食物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舌尖上的感受,还有从舌尖到胃、到心的全方位感觉。
  好的食物,就是让我们触摸这个世界温暖和美好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