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刊发时间:2013年04月03日 A4版  作者:陈德荣

 

□ 陈德荣

 

开着新买的“奥迪”,驰骋在回家的路上,大明的心情和窗外的景物一样灿烂。五年了,他是第一次回家过年。

进村后,是一条平整的水泥路。

真舒服啊,他外出打工时,这还是一条土路,一条尘土四起的土路。那时,他就在心里想,一定要让村里这最后两公里的土路变成水泥路,让笔直亮丽的路通到家门口,让村里人出行时方方便便、舒舒心心。

自己的心愿终于实现了。一年前,他拿出打工挣来的5万元钱,让村长找人修好了路。

他分明看到了漂亮的水泥路上有了母亲甜美的笑容和乡亲们的称赞。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亘古不变的硬道理啊!

他的归家,让母亲深深的皱纹开出了鲜艳的花朵。

吃过年夜饭,村里年轻人陆续来到他家,有的讲在外“发财”经历,有的吹村里鲜为人知的轶事,但是,却听不到他最想听到的村里的变化……

“儿啊,饭也吃了,你的孝道也尽了,你就和大伙出去溜溜吧”,母亲说道。

“我今晚只想和您唠唠。”大明把凳子向母亲的身边挪了挪。

“哎,我一个老娘有什么可唠的,还是和年轻人在一起快活,快快,洗把脸就去吧,娘一会在家看联欢晚会。”娘放下脸来。

大明是个孝子,他不想让娘不高兴。洗过脸,穿上外衣,他就和村里人来到村长家里。

“我们村里的大老板回来了,大伙就陪他玩玩吧!”村长吩咐道。

大明知道,村长说的玩玩,是打麻将垒长城,逢年过节,或者红白事,除了帮忙的,就是三五成群地堆长城赌博,他对这种陋习十分反感,但碍于面子,他还是坐在牌桌前。

“不要太大吧,玩小点,就玩玩,咋样?”大明说。

“小就小点,一百一炮,咋样?够小了。”对面的林子说。

“一百,太大了吧。”大明心怵,他就带回一万多元钱,给了母亲一万元生活费,口袋里就剩下两千多元了。

他把外衣脱下来,顺势去摸烟。

他一摸口袋,心一惊――他摸到他给母亲的那一沓钱。

“可能是自己去洗漱时母亲放进去的。”他暗想。

“抽一根。”林子撂过来一根“印象”,好家伙,村民都抽上六十一包的烟了,他把伸进口袋的手缩了回来,他口袋里的烟不能和“印象”比。

那一晚,大明的手气糟糕透了,差不多把一万多元全输了。

“生活费我到城里再给您打回,”第二天回到家,大明带着歉意对母亲说。

“谁要你的钱,玩好就行!儿子真的为娘争面子了!”

大明看着母亲满面春风的脸,有些陌生,继而惶恐起来。

返回
2020年03月31日  第609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回家的路

刊发时间:2013年04月03日 A4版  作者:陈德荣 【字体:大 中 小】

 

□ 陈德荣

 

开着新买的“奥迪”,驰骋在回家的路上,大明的心情和窗外的景物一样灿烂。五年了,他是第一次回家过年。

进村后,是一条平整的水泥路。

真舒服啊,他外出打工时,这还是一条土路,一条尘土四起的土路。那时,他就在心里想,一定要让村里这最后两公里的土路变成水泥路,让笔直亮丽的路通到家门口,让村里人出行时方方便便、舒舒心心。

自己的心愿终于实现了。一年前,他拿出打工挣来的5万元钱,让村长找人修好了路。

他分明看到了漂亮的水泥路上有了母亲甜美的笑容和乡亲们的称赞。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亘古不变的硬道理啊!

他的归家,让母亲深深的皱纹开出了鲜艳的花朵。

吃过年夜饭,村里年轻人陆续来到他家,有的讲在外“发财”经历,有的吹村里鲜为人知的轶事,但是,却听不到他最想听到的村里的变化……

“儿啊,饭也吃了,你的孝道也尽了,你就和大伙出去溜溜吧”,母亲说道。

“我今晚只想和您唠唠。”大明把凳子向母亲的身边挪了挪。

“哎,我一个老娘有什么可唠的,还是和年轻人在一起快活,快快,洗把脸就去吧,娘一会在家看联欢晚会。”娘放下脸来。

大明是个孝子,他不想让娘不高兴。洗过脸,穿上外衣,他就和村里人来到村长家里。

“我们村里的大老板回来了,大伙就陪他玩玩吧!”村长吩咐道。

大明知道,村长说的玩玩,是打麻将垒长城,逢年过节,或者红白事,除了帮忙的,就是三五成群地堆长城赌博,他对这种陋习十分反感,但碍于面子,他还是坐在牌桌前。

“不要太大吧,玩小点,就玩玩,咋样?”大明说。

“小就小点,一百一炮,咋样?够小了。”对面的林子说。

“一百,太大了吧。”大明心怵,他就带回一万多元钱,给了母亲一万元生活费,口袋里就剩下两千多元了。

他把外衣脱下来,顺势去摸烟。

他一摸口袋,心一惊――他摸到他给母亲的那一沓钱。

“可能是自己去洗漱时母亲放进去的。”他暗想。

“抽一根。”林子撂过来一根“印象”,好家伙,村民都抽上六十一包的烟了,他把伸进口袋的手缩了回来,他口袋里的烟不能和“印象”比。

那一晚,大明的手气糟糕透了,差不多把一万多元全输了。

“生活费我到城里再给您打回,”第二天回到家,大明带着歉意对母亲说。

“谁要你的钱,玩好就行!儿子真的为娘争面子了!”

大明看着母亲满面春风的脸,有些陌生,继而惶恐起来。